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在《高贵》同人篇完结之前,我想插一篇曾经写过的古风文,放心,清水……这篇文章的题目叫《春庭雪》,灵感来自橙翼的歌哟~为什么今天发上来呢,因为……今天的西安下雪啦!初春的雪总是那么唯美哦(´-ω-`)


多情最是春庭雪
年年落满离人院
薛涛笺 上言若如初见
                                        ——《春庭雪》
青城雪,三月迟。
慢理红妆懒梳头,凭窗一眺,消瘦青衣又在。
红唇一抿,宛若心照不宣,她手持粗陶小盏,莲步轻移走出蓬草小屋。
遥遥的,那厢恭敬一揖。
“见过姑娘。”
“今日,你的应答之句可准备好了?”
男子扬唇一笑。
“姑娘昨日出给在下的谜题怕是乐府商调之《石洲曲》,‘看花情转切,揽镜泪如泉’下句是‘一自离君后,啼多双睑穿。’更有‘何时狂虏灭,免得更留恋。’”
“算你对。”
她微叹,粗陶小盏奉上。
男子接过,一饮而尽。
“今日浅雪覆庭,姑娘若有雅兴,在下不妨再陪姑娘吟诗几首,以抵在下欠的酒钱。”
一扬手中的小盏,男子咧嘴一笑。
细雪纷起,穿枝拂柳,盈盈碎碎,落在他的眉梢。
“那你怕是又要多欠两碗了。”她掩口。
“姑娘难道不比城中的酒肆掌柜好说话?别说两碗,二十碗、二百碗也欠得!”
她嗔怒,拂袖,把他一人晾在小院里。转身离去,口角全是溢出的笑意。

秋燕双飞不相离,梧桐雨打还复绿。
她做当垆的酒女,本是艳羡卓文君的绝代风华,亦是暗羡那超尘脱俗的爱恋。她于青城山上设酿酒堂,定“以诗换酒”之规,未等来风流倜傥的才子,却等来了不通诗书,亦不通风雅的他。她为他遣词造句,调琴放歌,他却只欲与她牛饮蒙顶甘露,畅然焚琴煮鹤。
可她不怒,她从未如此快乐过。
过去了多少一叶知秋,荼蘼谢却。青城依旧,倾城依旧。人却难在。
她独守空庭,一枝败梅,一束枯井,岁月翩迁,无人告知她何时离去,何时死去。她早与万物同生而归一。一掐指,一描眉,不算天下不算红尘,却只算一人命数,一人归期。
争奈归期未可期?她亦不可心如止水。

再次相见,已是数年。岁月无情,尽复人心。
门前青衣早已变作一席武袍,上绘白泽猛兽。金线璎珞,革制貉袖。烨然若神人。
她手持拂尘,呆立堂前。
他大步流星,抱拳。
“多谢姑娘担待,在下是日即给姑娘清算酒钱。”
沉重钱贯砸在院里石桌,她晃眼,刺目,泪流。
“你要去哪?”她哽咽。
“姑娘不妨忘记在下,永别。”
他离去,像极她故意惹他着急时的转身。可他一去,再不流连。她拾起钱贯,欲砸向他的背影,却终于还是落地。
她是不恨的,她知道他要去哪。
我有你胡闹时的风骨和一笑一颦,却没有你向往的山河沙场,与你的精武效国。
所以我,总还是留不住你。

万里悲秋,血染城墙,与她无关。
大宋兵败山倒,满目疮痍,半壁江山,与她无关。
汴京沦陷,皇上遭掳,民间哀鸿遍野,与她无关。
她春花秋月,金风玉露,细数星河,饭淡茶凉。她的光阴,从此飞逝。
只是逢年佳节,免不了,独泼一杯佳酿,乱烧几本诗书,定要,好好胡闹一场。
前尘旧事,于此掩卷,梦中物华,休要再提。
独自泪下不成行,声声只道是寻常。江山易改易还来,谁恨,误一场十里红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