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高贵10》

终于到了《高贵》的最后一篇,作为一个喜欢HE的女子,我还是让般若×一目连这对CP走到了最后嘤……作为恶鬼心术不正,但是般若也有被小姐姐一目连疼爱的资格不是吗?要给孩子一个机会,这就是我写《高贵》的原因吧,我是真的很喜欢这对cp呀!千里姻缘一线牵,阴阳师sama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ssr,那我呢……~~~~(>_<)~~~~


(10)

不管是这边还是那边,时间的流动依旧是不会停止的。

美丽的孩子,戴着诡异的般若面具,双手背后地靠在朱雀大路南端的罗生门下,看着淅淅沥沥的下雨天,看不到他的脸,似乎若有所思。

不多时,一把纸伞撑到了他的头上。

“还不回去吗?”一个熟悉优雅地男神从头顶上传来,还有被雨水浸湿的布料气味。

“嗯。”孩子微笑着抬头,对上的是一双微微含笑的蓝色瞳孔。是那个人,那个在野的阴阳师,大名鼎鼎的那个。

雨幕中的男人的身影,在他眼中一瞬间恍惚了一下,就好像变成了…….微笑着的那个人。好像,他也有着晶莹剔透的如雪长发,一样的白皙面孔,高而挺拔的身姿,微笑起来连白孔雀都自惭形秽的面容,好像……但也还是有所不同,这个男人,有着身为人类的卑微的自信与倨傲,连笑容都是这样的淡定,却还是,比他黯淡得多。

可是这样的人类……算了,反正他也不讨厌就是了。

“今天又穿着这样好看的衣服,去哪里玩了呢?”男人丝毫不介意他的走神,把手虚按在他的背后,带着他离开了罗生门下。

“随便走走而已,这里的变化还蛮大的嘛。”他报以乖巧懂事的笑容,被白色浴袍包裹着的身子微微朝男人那边靠近,“这可是琴师哥哥借给我的唷,可不是我偷偷拿出来的。”

男人是一个豢养了不少式神的阴阳师,虽然男人不喜欢他用“豢养”这个词,但他却觉得没什么区别。给居无定所的妖怪们一个安身住处,不就像是人类豢养宠物那样的吗?他至今还记得,在他进入这个男人家里的第二天,挂着冰霜的大门,就被人敲响了。开了门,正是那借给般若衣物的人形妖怪,妖琴师。

“请收留我。”当时,那个恰巧也是一头白发的消瘦男子对阴阳师冷淡地说道,怀里紧紧抱着一个黑色的布囊。

然后消瘦男子就成为了阴阳师在庭院中收养的第无数位式神。然而这个阴阳师即使有再多的式神,依旧可以清晰地叫出每一个式神的名字来,并说出他们的来历和性情。

然而对于般若,阴阳师只是淡淡地皱了皱眉,折扇掩面,并不多说,似乎也不想追究。但他还是收留了这个当夜躺在他家门口,浑身浴血,面皮腐朽,一心等死的恶魔小鬼。随后便与他签订契约,为他安排住处。

这里的老资格式神凤凰火,是个冷场能力堪比雪女的美丽女妖,当夜在见到他时,也并没有流露出多么鄙夷的目光,不过也有可能是半夜被阴阳师叫起来为他安排住处的原因,困得直打哈欠。凤凰火拖着长长的振袖和服,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推开纸门,对他说,从今以后你就住这儿。般若走进漆黑的房间,屋里虽然古旧但是纤尘不染,也没有潮霉气息。那时的他,呆呆地站在屋里,感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瞬间竟有了这是个家庭的错觉。再善于应对的人面对全新的环境时,都会变得茫然无措。就在他发愣之时,有人从背后轻轻把他推进了屋里,他一回头,就是那个阴阳师。

般若对人依旧没有什么热情,但收留他的阴阳师似乎不是广义上的人类,他有着人类的卑微属性与试图突破什么的执着,他似乎想让自己与普通的人类不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应该和其他的人类很难相处的吧。般若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煮茶的男人,忽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兴趣。

“般若,你的脸。”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脸,露出一个儒雅的微笑,“需要我帮你吗?”

这种事都做得到吗?般若心下一颤,那个人的脸从自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不用。”般若推开男人递过来的茶杯,“我不愿意出门,所以也不会吓到任何人。”

“身为恶鬼却能够体谅人类的心情,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男人的语气里有掩抑不住的笑意,睿智的眼神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他,自顾自地喝了口茶。

般若爆发一阵尖利刺耳的笑声。

“有什么需要记得随时来找我,当然也可以去找凤凰,哦,算了吧,她似乎不太喜欢你。”

“喂,阴阳师。”

“要叫我晴明大人。”

“来谈笔交易吧阴阳师,我可以为你画一个符咒,一个可以拘来优秀式神的符咒,但你也要满足我的条件,怎么样?”

“是嘛,什么样的式神呢?”

“先不告诉你,但是你一定会满意,而且是超乎寻常的惊喜,而相对的,你也要答应我,将这个式神培养成神。”

“嘶。”阴阳师倒吸一口冷气,“创造神明?看来我也并没有很占便宜啊!”

“画一道符而已,你也损失不了什么,不是吗?”

“呵,有意思。”

叫做晴明的阴阳师狡黠一笑,竟有狐狸一般的鬼魅。

三日之后,般若和阴阳师从罗生门回到了那间看似破落的庭院,就在庭院深处的召唤阵内,晴明召唤出了一只高贵无比的式神。

曾经的风神,现在的,一目连。

初醒的一目连发现,沉睡了几百年之后,他是在一个召唤阵里醒来的,而且他的周围,挤满了山兔童子椒图天邪鬼之类的小妖怪,而且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红晕。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待他抬头,看到了上方笑得比狐狸还要奸诈的阴阳师和恶鬼时,他一瞬间醍醐灌顶地醒悟了过来。

随即有两个美丽的女妖前来将他扶起,一个是凤凰火,一个是三尾狐。如临大敌的小鹿男不情不愿地将一件华美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身边甚至还有一边流泪一边对他下拜的惠比寿和桃花妖。

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早就不是风神了啊。一目连抬手摸了摸自己右眼,那里,依旧什么都没有。

“风神大人~记得吗?人家的身体是属于你的~”一个戏谑至极的声音传来,般若扒开一众式神来到了一目连的身边,在他面前合起手掌,跪坐下来,冲他恭恭敬敬地拜了三下。

却是一种含着哭腔的戏谑。

般若没有抬起头来,保持着前额贴地的姿势很久很久,也不再说话。一目连站在他的面前,看着看着,扬手就是一个风刃。周围的式神见状惊呼,纷纷上前拦他,可风刃还未到般若头上,就静静地悬空在了那里。

他翻掌,轻轻拍在般若的头上。

般若含泪抬起头,正看到一目连的独目里有无法描绘的落寞和淡然,霎时间,不知谁给他的勇气,他撤掉了自己的面具,猛地扑进了一目连的怀里。

一目连被他扑倒,坐回了召唤阵中,他感觉到,怀里有个瘦小的身子,在诚惶诚恐地哭泣着,后背随之微微起伏。他的双手紧紧环住了一目连的腰,这样零距离的接触,竟让一目连毫无防御。

摇着折扇的阴阳师笑了。

“我是傻,也不配做一个神明。”一目连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要做神明?做妖,不也一样能够保护自己爱的人吗。”凤凰火偏着头,闭目笑了。

“吾爱之人,是这世上最高贵的存在。”

“你追寻浩浩百年,可曾见过这样高贵的存在?”

“有,有很多。”寂寞的神明眼中有如寒冰乍破,“不过现在,他就在这里。”

抬手安抚着怀里哭泣的恶鬼,他惊讶地发现,那腐朽的容颜,竟然在阳光抚摸之下,有如玉石的蜕变一样,渐渐变得光彩照人,美丽无比。般若不再是阴暗丑陋的恶鬼,与之相反的,仿佛这世上再无能与他比肩的事物。

(咸鱼王小剧场:卧槽老子就是出去调戏了下鲤鱼精为啥回来一目连就没了!!!完蛋了连连肯定是变成小美人鱼汽化了!!!啊我的连连!!!)

其实咸鱼王也是喜欢一目连的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