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异世界paro)

好久没更,我还是得敬业一点(捂脸)

年轻时代老姜韩文清登场

上一话:http://baishu220.lofter.com/post/1eab13a5_12ab67dd




(9)

宋奇英向来不习惯依靠别人,一方面是因为自信的缘故,另一方面,只是因为他习惯自己解决问题罢了。怎么说呢?类似依赖的这种感情一旦过度,就会很影响他的判断。

两天过去了,失踪了两个人,只逮到疑似嫌疑人的副队长张新杰一只。

很明显这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午后三点,斜阳从窗外射进来,阳光暖融融地化作一团,平铺在洁白的床单上。宋奇英裹着厚重的棉被坐在床上,伸出手,食指轻轻地触碰那一团小小的温暖。望着自己被暖阳照得莹莹亮的指尖,宋奇英慢慢把指尖抠进床单里。

自从他再一次晕倒在偏厅里,林敬言就二话不说义正言辞地把他禁足在自己屋里,以防这个霸图未来的顶梁柱再出点什么乱子。宋奇英默默点头表示接受安排,顺便也感慨了一下林叔叔卓越的领导才能和人道主义情怀。

毕竟也是当过队长的人。

啊呸。

莫名的烦躁。

张新杰半个小时前就被队员们带去了房间,如果没猜错的话,此时张新杰的待遇应该比自己好不了多少,一样都是禁足,但是他可不用忍受其他人关于作息时间的怀疑,对于张新杰而言,让他承认自己晚上十一点之后出过门,简直比上刑还残忍。

宋奇英忽然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后悔。明知道张新杰是个彻彻底底的实用主义者,没有好处的话他干白的绑架队长和张佳乐干什么?是要篡权夺位还是要谋害张佳乐好转职弹药专家?宋奇英觉得可笑,同时又不无讽刺地想到,一群大人,竟然就这样听信了一个小屁孩的推理,要说这是在霸图队里发生的是,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吧?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林敬言真如自己想的那样有主见,他们还用得着对张新杰进行灵魂拷问吗?
宋奇英忿忿地想:就是做小屁孩,他也要做一个有主见有作为的小屁孩。

而这一切首先要从睡觉开始。

打定主意的宋奇英掏出手机,给自己设了一个闹钟,定在晚上十点,做做准备就差不多到十一点了,如果那扇小门真的只能在十一点以后打开,那毫无疑问他就是唯一一个能够进去的人,既然他在石不转的庇佑下成功地逃出了百花战队的训练室,那么他相信,石不转也一定能够帮助自己度过今晚的难关。

说好的不依赖任何人呢?宋奇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摇头。

去他的。

那可是石不转啊。

下午的时间,就在宋奇英昏昏沉沉的睡眠和其他队员们绝望的搜救工作中度过了,等到宋奇英再次醒来的时候,没拉窗帘的窗外已经是繁星满天。宋奇英下了床,走到窗前深深呼吸了一下来自森林馥郁的清香味。

多好的地方啊!可惜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宋奇英将手电筒笔记本等工具一股脑塞进随身的小背包里,为防万一,他换上了一双半掌手套,又将一把弯弯的匕首挂在了后腰的皮带上。关于这把匕首,那还是林敬言上个赛季去西藏旅游的时候给他带回来的纪念品,是把杀猪刀。

他瞅瞅衣架上挂着的队服,犹豫一下,还是取下来穿上了。

再一次,他又要进入这个该死的小门里了。

偏厅里的指针指向十一的时候,宋奇英深吸一口气,握住那扇小门的把手,轻轻扭动。

纯白色的小门为他一人洞开,门后的隧道嘲笑一般地伸向黑色的彼岸。

宋奇英冷笑一声,将匕首握在手里,顺着隧道爬了进去。

似乎是幻觉,这次的穿行时间好像少了一些,等出隧道的时候,宋奇英停下掐了个计时:五分十二秒。

依旧是熟悉的偏厅,依旧是有人在的训练室。

宋奇英想起了上次在这里遇到张佳乐和孙哲平的事,心里似乎又不是那么忐忑了。

毕竟是熟人,怕什么呢?孙哲平虽然完全不熟,但不是还有张佳乐呢吗?再不行……不是还有杀猪刀嘛……

宋奇英咽了咽唾沫,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他愣住了。

这哪里是百花的训练室,这分明是霸图的训练室!

白炽灯通明的房间里,所有素日来熟悉的电脑和设备都完好地摆放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红黑相见的字母队徽镶嵌在墙壁上,队徽下的衣架上还挂着不知是谁留下的队服,房间中央的S形会议桌上散乱着纸质的文件和马克笔。

宋奇英握刀的手不知不觉地就送了劲,他慢慢地走向那张会议桌,不久之前,那里仿佛还有人开过会,副队长怀抱着文件站在白板前,一边发言,一边用马克笔在白板上留下端整好看的小楷字。

宋奇英的眼神落在会议桌上那支没盖盖子的马克笔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瞳孔瞬间收缩了。

“你是谁?”

一个不友善的声音在身后炸响,宋奇英一个哆嗦,回头一看,差点撞在对方魁梧的前胸。

抬头看去,面前站着的人,正是失踪了一整天的韩文清。

“队长……”宋奇英梦呓般地嘟囔出声。

面前的韩文清一如既往地皱起了眉,但是看他的眼神显得无比陌生。

“你是新人?训练营的?我没有见过你。”

宋奇英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从房间里带来的队服,结合昨天晚上的遭遇,宋奇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眼睛扫过那根没盖盖子的马克笔的时候,他明白了一切。

这大概,也是过去某一时间的韩文清吧。

没错,他宋奇英就是他妈的穿越了。

宋奇英忽然很想抱住脑袋蹲下,然后大笑。

队长,你相信吗?我居然见到了和我差不多一样大的你。谁要是说年轻时候的你可怕,那纯粹是胡扯,你看上去可慈祥可慈祥了,真的。

队长。

“韩队长你好,我叫宋奇英,是今天才进训练营的新人。”宋奇英努力压抑着颤抖的声线,说道。

过去的韩文清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或许是真的相信他身上这身衣服了,他打住了怀疑的眼光,又敛起了锋利的眉毛,“你多大了?”

“十七岁,马上就十八了。”

“怎么这个年纪才进训练营?你之前都干什么去了?”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韩文清严肃地说。

宋奇英望着他的样子,由衷地在心里笑了出来,看来这位队长真的不是有意扮狠斗凶,这是来自骨子里的耿直,这辈子怕是是改不了的。

“那也不影响我的水平,队长,要不咱俩PK一把?”

韩文清冷脸哼了一声,“你的职业。”

“拳法家。”宋奇英猜想着韩文清听到自己ID名那瞬间的表情,嘴角悄悄抿了一下。

“霸图不需要双职业。”韩文清直截了当地说。

“您不考虑一下吗?您应该知道,虚空战队就是双职业啊。”宋奇英试探了一句,他需要知道这里准确的时间线。顺便,他似乎有点享受这种逗小孩一般的感觉了。

“虚空的小子?一个刚当上队长,一个才出道,他们懂什么?你居然把他们当做目标,简直可笑!李轩那小子连暗阵都放不利索呢!真亏你看得起他们。”

宋奇英一个心花小怒放差点没忍住差点抄手机录音。

能从队长的嘴里亲口听到这种级别的吐槽……他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谁能想到威仪棣棣的韩队长当年也有一颗吐槽的心,这可比所有职业选手的私人花边绯闻八卦值钱多了,而且这或许是连张新杰都不知道的大机密……想到张新杰,宋奇英的心忽然狠狠沉了一下。

好吧,才出道的小子肯定是指比李轩年龄小的吴羽策,吴副队是第五赛季出道的,那么现在的时间线就是五年之前,正值韩文清的当打的黄金之年。

宋奇英认真地打量着年轻的队长,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账号卡,冲着韩文清勾起了唇角。

“韩队长,不PK一把吗?”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

抱着一丢丢试探的心态打PK的宋奇英不出十分钟,就被当年的韩队揍得落花流水。

“打得不错。”韩文清干巴巴地说道。

“呵呵。”宋奇英干巴巴地笑了。

那么一丢丢侥幸的心态灰飞烟灭得连渣都不剩,不过宋奇英也并没有因为输了PK而灰心,至少他看到了一个表里如一的韩文清,不管是将来还是现在。

“队长,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打完PK后,宋奇英被韩文清一句“要不要吃夜宵”勾走了魂儿,跟着韩文清悄咪咪地出了训练室,往厨房那边溜去。

“说。”韩文清拉开了厨房的小冰箱,半个身子探在里面找吃的。

“我想知道,在您眼中,副队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宋奇英站在厨房门口放哨,半个身子藏在黑暗之中。

冰箱里的身躯顿了一下,“干嘛问这个?”

“毕竟将来要进战队,我想提前了解一下。”

“严谨,认真,负责。”

这是韩文清全部的评价。

“我知道,但我想知道的是,他的为人。”宋奇英看着韩文清把一个又一个小罐头从冰箱里拿了出来,似乎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口粮。

韩文清从冰箱里拔出脑袋,甩了甩头顶上沾到的冰碴,拿出两小盒冰淇淋,一盒自己的,一盒递给了宋奇英,是香草味的。

宋奇英莫名地想到了一句话:“你就站在此处,我去去就来。”

韩文清一手撕开包装,一手拿着小勺子,就着墙角坐下,道:“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宋奇英差点喊出声来。

“因为这个。”韩文清板着脸冲他摇摇手里的冰淇淋,“他把所有的零食全都没收了,只剩这个。”

宋奇英:……

“除此之外呢,您觉得他是个可以深交的朋友吗?”宋奇英挨着他坐下。

“不然呢?”韩文清又皱起了眉,“不然霸图还能容得下他?”

“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得更具体一点,他……副队长究竟是怎么样的好……”宋奇英望着当年的韩文清,忽然有了一点吐槽他的勇气。啊!这该死的穿越剧还是有点好处的。

“他知道自己的位置,更重要的是,他很勇敢。”

或许是宋奇英的幻觉,韩文清那里,声音好像越来越小了。

“勇敢?怎么个勇敢法?”宋奇英往前凑了凑。

“认准了不撒手。”韩文清转过脸去,用拳头抵着下巴咳了一声,“怎么说……太相信自己的判断,有时候未必是好事,他这个人心思又复杂……我说,将来你要是入队,可千万别像他一样!”

宋奇英莞尔了。

“您怎么知道不是好事?我倒觉得,副队长的判断一点错误都没有,我相信副队长还能领着霸图再拿一个冠军,您不这样认为吗?”

“你哪来的自信?”韩文清睨他一眼。

“我就是相信他。”宋奇英说。谁叫我将来和他一模一样。

“得,那你们组队去吧,别让我上场!”韩文清的小勺子插进冰淇淋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队长。”宋奇英笑了,“谁也没不让您上场,霸图离不了您,也离不了副队长,只有您二位都在,霸图才像个样子,我们都是这样想的。”

只有您二位都在……宋奇英忽然心里一酸。

如果真的有一天,你们都不在了呢?

“他才入队一个赛季,你就这么帮他说话,看来他的人缘还不错,嗯?”韩文清自顾自地冷哼一声,完全注意不到宋奇英心里的弯弯绕。韩文清那里的冰淇淋已经差不多吃完了,宋奇英手里的却一点也没动,全都化成水了,飘散着一股浓郁的香草香味。

“喂,要是不吃赶快冻起来,不要扔掉,要是让他看见了那还得了!咱们这儿可是一点零食都没有了。”韩文清推他一把,宋奇英这才回过神来,三口两口解决掉了手里的冰淇淋汤。

我还想继续相信他们……哪怕已经快没有时间了。

宋奇英咬咬嘴唇,站了起来。

 

“韩队长,我就先走了,您多保重。”

临出门前,宋奇英握住门把手回头看,眼睛酸酸的。

“嗯。”韩文清头也不抬地坐在会议桌前,继续研究第五赛季的赛况,点点头算是回应。宋奇英在离开之前,特地为他圈出了以后几个需要注意的选手,例如第六赛季要盯住王杰希啦,轮回那边进步很大也一定不要忽视啦,等等。明知道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宋奇英还是做了。他想为这个人分担一些,哪怕一点点也好。

“队长,您……一定要保重。”

宋奇英自言自语着,推开门走了出去。

 

站在乳白色的小门前,宋奇英试着拽了拽门把手,确认了门没有上锁,他低头看了眼表,此时正好是十二点,一切正常。

难道只有每失踪一个人,他才能知道这些前辈们的真实想法吗?宋奇英长叹一口气,脑子乱成一锅粥。通过这两次的穿越,他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无论是第一赛季时的双花,还是第五赛季正值当打之年的韩文清,过去的他们看上去都很快乐,那是唯一没有痛苦的时间,的确是每个人都想留下的时光,假设失踪的前辈都回到了自己最美好的回忆里去,那么他们的真实存在又去了哪里?是抛弃现实?还是抛弃自己。

宋奇英不知道,但他只知道一件事,明天,无论如何也要看住林敬言,哪怕是把他绑了放在自己面前坐一整天也要。这一帮子人里面,他估摸着林敬言也算是最苦大仇深的一个了,前车之鉴就摆在眼前,得随时提防着林敬言再被什么“美好的回忆”拐了去。

嗯,是很诡异,不仅诡异而且中二。

宋奇英打了个寒颤,爬进了那条幽深的隧道。


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