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书摘】卡夫卡

“画家等到K停止了哭泣,因为没有别的选择,然后决定继续写下去。他开始写第一笔,这对K是一种解脱,但画家可是明显地,极不情愿地完成这一笔;字体不再那么秀美,尤其是字体上看来没有金箔,他写得模糊不清,笔画拖拉,只是字体被写得特别大。”
                                                                ——卡夫卡

如果这不是梦境,我也愿意就此不再醒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