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书摘】卡夫卡

        当时许多人,甚至最优秀的人都有这个秘密的原则:竭尽全力去理解领导者的指令,但一旦达到某种限度,就要适可而止,进行思考。这是一条十分明智的原则,在尔后经常重复出现的比较中,它还可以得到进一步的解释:不要因为有害于你,就停止进一步思考,而且谁也没有把握说,将来一定会有害于你。这里根本不能说有害,也不能说无害。事情之于你,犹如春天之于河流。河流在春天里上涨着,变得更强大,更有力地肥沃着两岸的土地,并且获得它固有的本质,以一条真正的河流的面貌继续注入大海,并且在大海眼里它与别人的身份更平等了,也更受大海的欢迎了——你要把领导者的指令思考到这个程度。
        但接着,河流泛滥于两岸,失去了它的轮廓和面貌,减慢了它的流速,违背它自己的本质,在内陆形成一个个小海洋,毁坏一片片农田,但是这种扩展并不能持久,后又重新涌回岸内,甚至至于到了跟着来的炎热季节干涸枯竭,一片惨状——你不要把领导的指令思考到这个地步。

                                          ——《万里长城建造时》
                                                                  叶廷芳译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