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石青】在雨中

从今天开始,做一个自割腿肉的婶……
我的大污江刷池田屋二楼的时候中伤了,然后必杀了一把枪,一击毙命……污江好棒!然后二楼就通关了,还领回来一把小老虎!

于是激动得无以言表的婶婶从此对青江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决定为青江来一篇同人~cp就要石青好了,详细一下应该是温文尔雅石切丸×得不到渣婶的爱没有安全感的青江。或许有ooc?说实话我对于这对cp的性格都抹不透,感觉青江喜欢开车其实是想吸引婶婶的注意,或许外表开放的人内心都有点脆弱?至于石切丸嘛,我也不想把他塑造成一个光是温柔可亲的好爸爸形象,反正再看吧。大概有四章,先发两章,暂时不开车……

(1)
鹤球没来之前,青江大概是这个本丸最能闹腾的。当他来本丸的第一天,全丸的金色刀装集体不翼而飞,闹得长谷部差点发飙。后来,还是歌仙拖着怀中紧抱金色球球的青江去他面前负荆请罪,这事儿才算完。

“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是占有欲这么强的刀啊!”歌仙笑得面不改色,淡定地把自己随身的特上步兵从青江爪子里夺了回来。

没办法,青江自己是没有刀装的,这个婶婶太穷,每天能打出五件高级刀装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装配,哪里轮得上他这把永不上阵的胁差呢?

其实婶婶一开始还是很中意青江的,每次出阵都会让青江作为队长,可是,作为一把协差,他的生命值还是太低了,更架不住他见人就砍还跑得死快的脾性。再好脾气的婶婶也禁不住他这么折腾,于是,在摸三条大桥地图之前,婶婶把青江的刀装一扒,坐骑一卸,干脆利落地扔进了“冷宫”,一个本丸里最偏僻的叠间,算是搬家了。

所以青江要折腾,作为一把打刀胁差两不像的大胁差,他折腾的办法也自然别具一格,总结来说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讲×段子,另一种就是偷刀装。

青江似乎已经忘了作为战刀的自己是什么样儿的了,或许那时的自己也从未想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个天天瞄准别人刀装,还满嘴跑火车的老司机。要是早知今日,他说不定会在当初砍灯笼的时候顺便把自己撞死的。

被打磨成胁差又怎样?说到底也是把有血性的刀啊!

想到这儿,青江露出自信的微笑,一边紧握手中的刀装,一边躲避身后绝命追杀自己的岩融。

日哟你个薙刀还把你能的!咋不上天呢!

然后青江就被从树上跳下来的今剑给爆头了。

晚间,青江摸着头上厚厚的绷带,躺在自己叠间的榻榻米上暗自神伤。下雨了,之前还是淅淅沥沥的雨声,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已然是一场倾盆大雨。这里的夏季总是闷热而多雨水,院里的花草也长得很旺。换做以前,青江还会细心提防自己被雨水的湿气侵蚀,现在,有了人形的他啥也不怕,就是偶然间在本丸里的磕碰伤很让人头疼。

毕竟手入室优先治疗前线受伤的刀剑,而轮到他,材料总是不够用。

青江把手伸进白色的睡袍里,摸了摸自己的腰间,那里还留着一道半新不新的伤痕,前几日陪短刀们演练时留下的,一直没来得及治疗,没想到,到了阴天下雨,还挺疼的。

他听到屋外一声炸雷,随即是一阵“垮啦啦”的声音,好像是石灯笼给雷劈倒了。

“这么倒霉哟……”青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挣扎了几下,还是从被窝里撑了起来,打算出去扶灯笼。虽然本丸很穷,但是入夜还是要防贼的,更何况这么偏僻的住处,除了自己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灯笼倒了。

顾不上披件外套,青江只撑了把伞便推开拉门。果然,外面漆黑一片,灯笼里的烛火早已泯灭在了雨水中,走廊的地板冰冷彻骨,青江赤脚走了几步,犹豫再三,还是咬牙走下阶梯,来到了院里。

作为一把协差,自己在黑夜里的视力也是相当的好,很快,青江凭借记忆摸到了灯笼的旁边。没想到灯笼损坏得如此严重,连石架都倒在了泥水地里,正待弯腰,青江“哎哟”一声,被什么东西从头顶上压趴下了。

半张脸泡在水里的青江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挺沉,还挺软,是哪把刀来着?

“喂,哪位小朋友半夜不睡觉爬墙啊?是不是又想出去玩啊?小心青江叔叔到一期哥哥那里告状哟!”

认定是把短刀的青江从泥水里爬起来,一扭头,看到的却不是什么短刀,而是三个夜行衣装束的大汉。

三大汉同样满脸诧异,杵在青江面前愣神儿。青江扫了一眼他们手里的工具。呵,想着贼,贼就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大汉手里的钢刀就挥到了自己面前,青江侧身一闪,落空的刀刃在石架上砍出了炸裂的火花。尽管自己就是把刀,但青江在人形状态下战斗力跟婶婶也差不多,得先拿到刀才行。想着,青江转身跑向自己的叠间。

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发生,一把胁差就放在自己枕边,但现在,至少得先拿到……
“嘶……”突然发力,腰间的伤口被牵动,白色的浴衣上瞬间一道落红。青江猛地半跪在地,面对赶上来的钢刀,只得就地一滚。姿势虽然难看,但好在没掉脑袋。

这要是挨上一下,贞次都救不回来了。

(贞次:青江的刀工)

强忍腰伤,青江退回了自己的叠间,随手关上了纸门。还没等碰到刀把,纸门被一脚踹开,顺带撞在了他的右肩,随即被撞翻在地。

青江冷眼看着大汉把他的胁差踢到了屋外的泥水地里,另外两人不约而同地朝他举起了手中的钢刀。

作为战刀,这也是难免的呢。

下一秒,闭上眼睛的青江只听得“啪啪”两声,那两名大汉像是吃痛一般,嗷嗷叫着跑出了叠间。

睁开眼,一个高大伟岸的背影立在自己面前,手中长刀高举,清圣之气凛然,被打飞的两把刀明显是被他击落的。

“谁?”青江警惕地喊出声,而那身影却不理会,径直走向门外的那一大汉。大汉见同伴逃跑,早已没了胆气,碍于面子大喝一声……就被掐住了脖子。

大汉在那人手下痛苦挣扎,似是命不久矣,青江情急之下冲那身影大喊一声:“不要杀人!”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松开手,大汉垃圾一般掉在了地上。那人利落地挽了个剑花,随即收刀。大汉一见,抓紧时机鬼哭狼嚎地爬上了院墙,跑了。

青江捂住右肩坐在屋内,见高大的身影朝自己缓缓走来,四下漆黑,看不清那人面目。但绝对不是这个本丸里的人。

“你是谁?”青江问道。

那人依旧不理会,只从泥水里捡起了胁差青江,就着微弱的的野光,看了看手里的胁差,惊讶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笑面青江?”

“是啊,是我。”青江点头,“你又是谁?”

“石切丸。”那人的面目随着距离的缩减逐渐清晰,青江所看到的正是这一张本应在神社里的大太刀的脸。

暗红的眼尾,微圆的面庞。

(2)
大太刀的到来自然让穷婶婶喜不自禁。

石切丸是婶婶昨晚临睡前才放好的材料,谁知晚间就被锻出来了,锻出来的石切丸第一件事就是巡视一下这个本丸,而谁知,这随便一转悠,就赶跑了三个入室抢劫的歹徒。

婶婶喜不自禁,又是送合成材料又是配刀装的,还贴心地问要不要换一套好刀拵。然而都被石切丸微笑着拒绝了。

青江坐在屋外的台阶上,屋里已经挤得刀满为患,他此时穿着墨绿色的家居服,长发在脑后绾成马尾。随意地靠在柱子上,腿边一柄大扫帚,偏着头看雨。雨下到早晨,小了不少,但空气中还是水蒙蒙的一片。青江看着雨景,幻想着自己是一条鱼,不由得笑出了声。

“青江先生。”

石切丸站在他身后,依旧穿着得体圣气逼人。青江扭头看他,顿时觉得自己才是他应该祛除的污秽。

“何事?”

“主公说让你带我熟悉这个本丸。”石切丸俯视着青江,眼神平温和得像是与他平视。

“好啊。”

扛着扫帚的青江与挎着长刀的石切丸并肩而行,这场景青江自己想来都觉得好笑。

“这是农田,婶婶最喜欢的薄荷酒就来源于此,这个地方好像是归蜂须贺管的……唉唉让一让,小心拖拉机!这大下雨天的犁什么地啊!这里是演练场,最近老是被短刀们包场,不过也不怎么训练,天天坐在这儿听哥哥讲故事……哦对,这里是马厩,一共饲养了一匹马,我个人呢是比较喜欢马的,因为他们很大嘛……对呀,我说的就是体型啊!”

“青江先生。”石切丸及时地叫了停,“您还真是……善谈呢。”

“呵,是嘛?没办法,没用的家伙话总是最多嘛。”青江自顾自地扯着,眼睛都不往石切丸那里瞥一眼。

“您……”

石切丸停下了脚步,就这样与他差了半个身位。

“您的伤怎么样了?”

“伤?哈哈,没事了,不劳费心。”

“我是说您的腰伤。”

青江回头,诧异地看着他。

“您可别忘了,我之前在神社里生活,每天不知要见多少因为伤病而来参拜的的人,所以我对于别人身上的伤痛总是能一眼洞穿。恕我直言,您还是尽快修复的好。”

青江听着身后人说的话,丝毫不为所动,露出来的那只眼中闪过一丝漠然,随即换上笑意。

“哎呀呀,真是让您费心了!我一定会尽快修复的,请您放心。”

“石切丸先生!”大和守一路跑来,小脸涨得通红。“主公说今天要请你出阵,不知您现在方便不方便呢?”

石切丸还未开口,青江抢着回答:“当然方便了!参观本丸什么时候都可以,可千万不能耽误了正事啊!那么石切丸先生,在下就先不打扰了,有时间的话在下一定带您好好参观本丸,今天还请您好好加油哦!回见~”

石切丸默默地看着青江脚底抹油一般地溜走了。

敏感的幼兽一般。

“大和守安定是吧?我们出发吧。”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