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霸图】在收容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里遇到的带着公文包打游戏的牧师怪人(6)


(6)《从百花谷走出来的弹药美人》

      今天是第六章,本来想写牧师和拳法家的故事,最后还是写了百花缭乱。很多东西仿佛天生就是用来追忆的,提醒你这世上没有如果。前路再险也得你一个人走下去。

什么叫做爱恨交织?大概就是你迫切想给一个人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满脑子都是和他吵架的场景。

飞回青岛的飞机上。

张佳乐坐在后排座位上,犹豫了半天,还是收回了手机。反正明天一大早啥都见报了,这时候知会他一声屁用都没有。他长叹一声,戴上了墨镜,刚打算调整座位休息一会儿,前排二位山东好汉的声音飘了过来。

“这就是你那天带进网吧的试卷?”张新杰的声音。

“嗯。”宋奇英的声音。

“这样的成绩为什么不敢拿给家长签字?”

“我怕……”宋奇英的声音小了下去。

“知道吗?你的父母有权利知道你的学习情况,无论是什么样的成绩,你都应该如实告知他们。对于学习问题,你的态度一定要端正。”张副队的声音循循善诱。

“可是……”

“我可以给你签字,但在这之前你必须把它拿给你的父母看,知道吗?”

“哦……”

心肠软比挂面的张佳乐在后排听着宋奇英小朋友的声音都快委屈成奶猫了,顿时坐不住了,墨镜一卸,就从后排窜到前排来了。

“什么卷子?给我看看?”

“一份数学期末考试试卷。”张新杰把卷子递给了他,“宋奇英希望我代他父母在上面签字。”

“哦!我知道了,小孩子嘛!谁还没有考砸的时候,想当年我也是……”

张佳乐盯着那张卷子,忽然住了嘴,半晌后,面无表情地盯着宋奇英。

“小宋同学,别的小朋友考试不及格不敢给家长看我能理解,但你告诉我,你一个数学考了98的人有什么不敢给家长看的!”

宋奇英撇撇嘴,“我爸妈看我考试之前老打游戏,就猜我考试一定成绩不好,我爸都准备好收拾我了,但是我考了98分,所以他们一定不信,当然也不会给我签字……”

张新杰看看他,很平静的样子。

“靠……”张佳乐跌回后座。

“这就是霸图新生力量的实力,张前辈觉得怎么样?”张新杰彬彬有礼地问。

“滚……”

“拿回去吧,记得给父母看。”张新杰递回了卷子。

“慢着!”张佳乐弹了起来,“有啥大不了的!考得这么好谁签不是签?我来签!”

小宋满心欢喜地把卷子递到了张佳乐的手中,在心中默默为自己拥有了一个代签用的张阿爸而高兴。

张佳乐拿着圆珠笔大笔一挥,不到五秒就签完了字,正打算拿起来好好欣赏的时候,他的手顿了一顿。

“那个……小宋啊。”张佳乐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回头你们老师问起来,就说张佳乐是你舅舅啊。”

宋奇英抢回卷子,果不其然,家长签字那一栏写着“张佳乐”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你们老师……玩儿荣耀吗?”张佳乐尴尬地笑着。
宋奇英表示他现在很想死。

几个小时后,飞机平稳地在青岛降落。

走出机舱的一瞬间,张佳乐抬头看到了天上刺眼的阳光,真不敢相信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在昆明犹豫着要不要去北京,而现在他已经跟着二位山东好汉来到青岛私定终身了。

离开百花后更觉世事无常。张佳乐有点感慨。

退役的事闹得张佳乐几个晚上没睡好,到了青岛以后,连走路都觉得是在地上漂浮,更没力气去思考别的事了。后来张新杰看这样不行,索性叫了辆出租,把张佳乐一路拉回了霸图。

战队那边,收到副队长消息的秦牧云和白言飞早早的在门口候着,准备迎接这位大神级的人物,然而,当出租车抵达的时候,手捧鲜花标牌的二人着实被车内的情景吓到了。

出租车内,他们看到的是躺在后座睡得不省人事的张佳乐。

这是……他们懵了。

副队长不会是把人直接打晕了带回来的吧?

二人以崇敬的眼神注视着从车里下来的张新杰。

“张前辈这几天太疲惫了,需要好好休息,先送他去宿舍休息吧。”张新杰一声令下,两名队员便以绑票般的姿势,扛起张佳乐,威武雄壮地走回了战队。

宋奇英从车上下来,看着前辈们抬人,便悄咪咪地溜到张新杰身边去。

“副队长,您觉得让张前辈来霸图能带来多大效益?”

“一千六百万。”

“什么?”小宋问。

“收购神级账号百花缭乱,花费一千六百万。连人带账号卡的价值,却远远超过这一千六百万。”张新杰看着手机,点了点头。

“百花战队答应了?”宋奇英惊讶,“走了张佳乐不算,他们还要卖掉神级账号?为什么?难道他们不需要弹药专家了吗?”

张新杰摇头,“不是不需要,他们需要的是重组,就像我们一样。”

二楼的办公室窗口,韩文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张新杰抬头,对上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韩文清离开了窗边。

宋奇英还在反复咀嚼这句话的意思。

张佳乐被抬进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房间,正在梦中漫步。

没睡好的他做了好多梦,一个套一个,什么内容什么时间的都有,他梦到了自己宣布退役的会议室,看到了台下如释重负的邹远。

那时候他很痛心。

他梦到了一条湍急的河流,他的百花缭乱正在桥面上灵敏穿梭,对面是风格诡异的散人。

那时候他很犹豫。

他还梦到了第五赛季,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冠军领奖的时候。

那时候他很遗憾,但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路将会更加艰难。

梦再往前,就是一个混战中的西部战场,当时究竟是什么状况,自己都记不太清了,唯一记得的是,百花缭乱抱着自动手枪在角落负隅顽抗,正当自己没有精神再撑下去的时候,有个开了暴走状态的狂剑士冲到了自己面前。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那人突然来了一句。

来了句什么?

张佳乐刚想回忆,梦中的场景又在变化,这次是一个漆黑的悬崖,这次他看清了狂剑士头顶的ID:落花狼藉。

梦中的张佳乐愣了,不知为何,他的百花缭乱冲上去,对着狂剑士就是一通射击。

他刚想停下操作,才发现百花缭乱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就这么看着百花缭乱冲了上去,把落花狼藉一枪爆头。在狂剑士即将倒下去的时候,他听到百花缭乱在怒吼。

你为什么要走!

狂剑士倒下了,倒向了黑暗的深渊。

百花缭乱扑了上去,好像是要抓住落花狼藉的手。

但是失败了。

落花狼藉就这样坠落深渊,再也看不见了。

从今以后,世上再无繁花血景。

其实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没有了。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