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邱宋】共感(2)

· 依旧是那个近未来科幻向的邱宋

· 没有弱化奇英但是有ooc,这个ooc主要是针对邱总的...写了这么久邱总我居然真的不清楚他是什么性格

· 但是邱宋都是处女座

· 好像也没什么共同点......


(2)

个人终端上的生命记录仪一切正常,获得更加精准定位的心率图每隔一个短暂平稳的周期,就拱起一个短小的波峰。

宋奇英趴在桌上,手指随着液晶屏上小小的起伏挪动着,检测结果一切正常,一切绿色的数据都证明了他这个职业选手无比正常的健康状态。昨晚,即使他没有经历片刻的脑死亡,那种异样感仿佛黏在他脊背上的毒蛇,冰凉的触感让他坐立不安。

队长办公室内,宋奇英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数数字,他不知道的是,昨晚差点脑死亡的他此时也让自己敬爱的队长死了很多脑细胞。

一阵劲风裹挟着房门打开,张新杰走了进来,身上依旧是那一套领齐喉袖齐腕的长袍,曾被队友们无数次吐槽像是牧师装来的。

大脑在反映之前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宋奇英此时站军姿一般矗立在落座的张新杰面前。

废话寒暄一向不是霸图的风格,霸图的风格是比开门见山还直接的那一层,张新杰没给他装傻充楞的机会,径直把打开的电脑摆在他的面前。

“今天早上八点半,神奇战队的下一任接班人郭少被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失踪了,被发现时,他的个人终端还撂在操作台上。”

张新杰转过来的电脑屏幕上,是花边媒体特制的标题放大N被的早间新闻:职业选手神秘失踪,天赋异禀疑与他人结怨?

“你想不想说什么?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张新杰镭射光般的目光从眼镜片后射了出来。

宋奇英思忖片刻,“您来问我,应该是查到了郭少失踪前最后与我交易的事吧?他的终端里还有什么?”

“警察的套路你是知道的,”张新杰被手套保护地严丝合缝的手托了托镜架,“失踪案首先要从关系人查起,就算你不是最后和他联系的人,凭你和郭少的交情,警察第一个也会查到你。”

宋奇英点点头,算是默认。

“昨晚九点二十三分左右,我用私人账户与郭少交易了一笔十五点数的荣耀剧情包,随后用共感模拟器进行了pk,直到我连输给他三把,差不多到十点的时候,他就下线了。”

“那之后他有没有告诉你他要做什么?要见什么人?还有,你连输给他三把pk是怎么回事?”

宋奇英感到张新杰眼镜片后的目光俨然变成了精钢切割刀。

霸图队规第一条,永远不要反驳你的队长,永远。

“我不该在共享空间内使用共感模拟器,这是我最大的过错。”

“接着交代。”张新杰的眼波一转,似乎柔和了些。

“他从我的小号身上赢走一个腰挂,不值钱但是限量的,后来他推荐给我一个论坛页,就和下家交易去了,这之后我一无所知。”

“把你的终端拿来,警察要取证,就现在。”张新杰也不知是否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冲他勾勾手,宋奇英只好把左腕上的小表盘取了下来,放在桌面上。

指尖离开表面的一瞬间,轻轻一点,清除了昨晚到现在所有的记录下的生命监测图。

宋奇英看着张新杰一丝不苟地取过白手帕将表盘收进物证袋,很想提醒他一下这已经不是只靠指纹就能破案的年代了,然而看张新杰的动作,他蓦然意识到这不过是张新杰长年累月留下的习惯罢了。

自从队长那件事以后。

因此,宋奇英也毫不困难地料到,如果这件事真的跟自己那个倒霉到家的腰挂有关,张新杰会怎样清理门户。

获得赦免之后,宋奇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左腕空落落的,有点不适应,宋奇英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生物表征一切正常,就是皮肤有点冰冷,宋奇英不禁联想到张新杰那长期被皮质手套保护的双手,是否也有同样的触感。

欸?这个思想是不是有点龌龊?

宋奇英摇摇头,一定是被昨晚的那个“小姐姐”影响了。

呸,那个寡廉鲜耻的破冰者,再见一次打一次。

与此同时,宋奇英推开了自己的房门,此时是清晨,阳光下泛着金属质感的家具还位归远处,按例洞开的菱形窗口反射着刺眼的阳光,一扫屋内的阴霾,那种畅快的感觉就仿佛昨晚这里真的发生过什么龌龊的事情一样。

宋奇英背对屋外关上了门,此时他应该立即扑向自己的操作台,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昨晚与郭少的联络消息,筛查有关他去向的一切信息。然而想做到这些绝没那么容易,郭少相比他来说是个更精明的职业选手,甚至是个合格的破冰者,这一类人最擅长的就是钻规则的空子,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信息融合进他们想要的资源里,然后凭自己的本事退出私人空间,清除一切与自己有关的信息。

而在霸图,这一切都是明令禁止的。

宋奇英的目光仿佛透过放大镜的光线,狠狠聚在自己的操作台上。

他只知道破冰者敢于线上挑衅,从不知道他们还敢私下来犯。

操作台下的那杯龙舌兰酒,摆放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精准的偏差,刚好容下一个人站立的位置。

宋奇英反手确认房门关好,稳步向前走至操作台,低头看去,侵入者似乎想被抓想疯了,自己被打开的资源数据库还留在桌面上,一副我家大门常打开的样子,最新浏览记录刚好停在昨晚小姐姐密聊的位置。

如果不怕被发现,那就是有备而来。

宋奇英的手刚搭上后腰,就被什么冰冷的东西抵住了。

他原以为是警察,然而背后抵住他的那一方却传来了轻微的哂笑。

声音低沉雅致。

“关于郭少失踪的事,不想再说什么了吗?”

宋奇英的心脏猛地一揪,如果此时他的终端还在,一定会忠实地记录下他反常的心率。

距离有点远,张新杰那里能收的到吗?

宋奇英顺着抵住他的东西一握,那是一支枪管,他摸不到保险栓的位置,不知道自己究竟危险与否。

“胆子不小,我猜你现在一定是想让我揍你一拳或者干脆开枪,然后张新杰那里的终端就会发出警报,对吧?你们霸图人,就爱玩生物传感这一套。”

抵住他的枪管似乎松懈了一些,宋奇英审慎地开口。

“你是谁?”

“先等等,给我两分钟,我得把你电脑上的资源拷一份下来,然后我们到阳台去说,好吗?”

身后的人迅速给他的手腕上了铐,顺便把他后腰上的一副指虎卸了下来,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

“这个东西以后还是扔了好,反正你是个战五渣,哦,我说的是线下。”

那人的语气中染上一丝怜悯,似乎在深切地同情这个白长一米八几的霸图好汉,随后一脚,就把他踹进了没锁门的阳台。

宋奇英的房间设计得十分巧妙,为保证采光,特地将窗户和阳台的通风隔离开,将宽阔且只铺着绿地的阳台设计成了一个私人空间,透明的玻璃顶棚贴着光材料,从外面无法看到阳台内发生的事,当然也听不到。

显然这个人是有备而来的。

宋奇英费劲地从地上坐起来,双手拷在身后的感觉相当令人厌恶。更费劲的是,那人踹中的地方是左腿的膝窝,一时之间他连站立都做不到,只能侧躺在绿地上瞻仰那人的尊容。

那人全然不理,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操作台,修长的双腿搭在一起,已然在他的位置上坐下了。乍一看,那人老神在在的表情真说得上是雅致,细看之下他的容貌还显得有些秀气,一片薄削的黑发遮在他的眉前,把立体的五官衬得倒挺好看。

啪嗒一声,那人从操作台上拔下自己的终端,插回左手的表链上,在夹克的口袋里翻了翻,随即向他走来。

宋奇英甚至做好了被再来一脚的准备。

那人将目光钉在他的脸上,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行径很流氓,走路的姿态却很庄重,有一点接受过训练的感觉。那人在他面前蹲下,嘴角微微扬起,露出颊上一个浅浅的梨涡。

“认得我是谁吗?”

宋奇英摇头。

“也是,像你这样锦衣玉食的接班人怎么会认识我?”那人笑得更加温和了。

“我叫邱非,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宋奇英冷眼看他,此时觉得还是没听过对自己的安全更有利。

叫邱非的年轻男子毫不在意,伸出一根手指在绿地上划了几道,宋奇英心里一紧,低头细看才看清他是在写自己的名字。

“你……”

“这么说吧,我的前辈是叶修,你明白吗?”

“你是嘉世的人!”

宋奇英一惊,断然没想到几个月前落败的名门里还有这等擅闯民宅的流氓。虽然是个很养眼的流氓。

“嘉世解散的与霸图没有关系!”

邱非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眉宇间有些不耐烦的神色,“当然跟你们没关系,嘉世因为什么出事难道我自己没数吗?不过看来你还真的一无所知,也罢,我今天来找你不是说这个的。”

“郭少今天早上出事了,你知道吧?”

“你不就是瞅准这个空当才擅闯民宅的吗?”宋奇英讽刺道。

邱非无视他的讽刺,“如果我说我知道他在哪儿,你愿不愿意帮我把他找回来?”

“你?”宋奇英有点费解,“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会知道他在哪儿?”

邱非再次将食指竖在嘴前,“昨天晚上,几乎是在郭少失踪的同一时间,嘉世新建好的冰墙就遭到了外部攻击,破冰的程序与郭少曾经传给我的程序一模一样,所以我没费多少功夫就拦截了下来,不过这一来,事情就变得很麻烦了……”

“如果你是来找我帮忙的,那么麻烦你至少给我一点说话的权利。”宋奇英一瞬间真的很想模仿他做噤声的手势,可惜双手在背后铐得死死。

邱非一愣,歪着脑袋似乎想了些什么,随后恢复了温和的笑容。

“你说。”

“你来找我究竟想干什么?真是为了找到郭少?”

“对于你来说是的,对于我来说,我只想要一次合作。”

“合作什么?”

“老嘉世解散之后,年长的一些队员分散到了各个二三流战队,郭少所在的神奇是嘉世老队员人数最多的战队,而就是最近,这些人变得有些奇怪,例如神奇,他们的人忽然宣布闭关,本来这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可就在三天前,郭少忽然传给了我一份破冰程序,标题只有‘小心’两个字。当时我询问过他,不过那段时间他似乎很紧张,没有时间向我解释,而到昨天晚上,他就失踪了。”

这一长段话把宋奇英听得发懵,好半天才反映了一句,“所以说……郭少是发现了有人要对你不利,所以向你通风报信,之后就失踪了?”

邱非点点头。

“然后呢?你发现什么了?”

“你觉不觉得,郭少的失踪跟神奇的人有关?毕竟神奇目前除了他之外,所有的前辈都是从老嘉世调来的。”

“那也不能说是神奇的人干的啊。”

“今天早上,”邱非忽然插了嘴,“雷霆的张家兴也不明去向了。”

“张家兴……”宋奇英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很明显,这是个比邱非是谁还难想的问题。

“是雷霆的牧师,在他进入雷霆之前,也是老嘉世的队员。”邱非叹了口气,明显对这个无忧无虑的豪门阔少感到深深的扼腕。

“还有……其他的人吗?”

“所以我想来找你帮忙,我怀疑老嘉世的人看上了我这里什么东西,运气好的话,郭少可能知道,当然了,前提是你和我能把他活着捞出来。”

“为什么是我?”宋奇英仍旧怀疑不减地盯着他。

“奇怪?郭少不是你的朋友么。”邱非眨眨眼,却并不惊讶,“你不打算救他吗?”

“我……”

邱非嘴边露出一个轻蔑的浅笑,“还是说你没有这个胆子?或者是打算见死不救?”

“并不是,我打算帮他,不然也不会把我的终端交给我们副队长,”宋奇英顿了顿,“只是你……”

邱非点点头,吐出一口气,面对着他站起身。

“你愿意就好,我打算现在就把你带走,帮我这个忙,相对的,”邱非对他张开双臂。

“为了让你相信我,从现在开始,我把我的终端交给你,包括我手上的程序和资源,不放心的话,你可以搜我的身,在咱们出发之后,所有的计划操作都经过你的手,我只负责安排,怎么样?”

“你等等!咱们要去哪儿?”宋奇英慌了。

“专做破冰的地方,”邱非诡秘一笑,“我可不敢直接杀到神奇去,首先得弄清郭少发给我的程序里到底有什么。”

“哎你等等!”

宋奇英见邱非转身要走,差点一个激动栽倒在地。邱非回过头,一拍脑门才想起来霸图的未来还被自己铐着呢,于是蹲下给他解铐。

“我可以帮你,但警察要是找我怎么办?”宋奇英摩挲着硌得生疼的手腕。

“放心,咱们的行动会比警察快的。”邱非回他一个安心的笑容,戴手套的手托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我带你出去。”

“等等!最后一件事!”宋奇英挣脱他的手臂,“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邱非幽深的瞳孔凝视着他,忽然勾唇一笑,明明不是个邪魅的笑容,却让宋奇英汗毛倒立。

“还记得我卖给你的资源包吗?里面可是有破冰程序的哦。”

宋奇英的嘴巴慢慢张成了O型,颤抖的手指指向他。

“没错,那个火热的战法小姐姐,就是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