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双鬼】下暴雨的晚上不要去秦岭山!

· 略有ooc

· 略有家乡吹,没办法谁让我就是x市人(捂脸

· 我相信轩哥之所以如此重视双鬼的名号,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有吴羽策。(写完之后醍醐灌顶地明白了过来

 --------------分割----------------

有句话说得好,所谓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跑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

例如秦岭脚下依山傍可能有水的西安市。

今天下午的数学课上,盖才捷低着头在桌洞里玩偷偷夹带的psp,身边的同桌一身正气瞪着老师,间或看见风头不对轻轻捅一下盖才捷的腰窝,提醒他鸵鸟出洞。

可惜就算被抓个现行也不会怎的,以盖才捷小朋友面前在全班四十五位同学四十位玩荣耀驱魔师的地位来看,倒是老师在抓他现行之前要先考虑一下法不责众的问题。

明晃晃的日光透过窗明几净的玻璃射进教室,一个跳跃反光的光点闪了闪,落在了盖才捷手中psp的玻璃壳上,倏而又不见。似乎是感受到了一丝凉意吹过颈边,盖才捷皱了皱眉,视线落在窗外迷蒙的天幕上。

“怎么?”同桌察觉到他的动作,问。

“好像要下雨了。”盖才捷喃喃道。

“是啊,今天小雨转中雨,云再不散的话,晚上恐怕还要下暴雨呢。”

盖才捷浑身一震,“我们队长……”

 

没人会愿意在下暴雨的夜晚接近秦岭山,山体滑坡什么的先不提,入了夜,不管哪里海拔超过400米的山里都不是个好地方,更不要说秦岭这种祖国南北地区分界线,800毫米年等降水量线,湿润与半湿润地区分界线,还有满山遍野蹿的各种珍稀野生小动物,像是豹子花斑蟒大熊猫什么的(反正你也碰不上)。只要略微关注新闻的,每年都能听到秦岭方面传来的噩耗一条又一条。

盖才捷年方十七,虽然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但也从没产生过篡权夺位的念头,趁着老师转过去写板书的时候,他开机给李迅去了条消息。

“队长进山了吗?”

片刻,李迅回了一条。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的是咱路痴队长在盘山路上抛锚了,还没进山,坏消息是副队长开车去找他,然后失联了。”

盖才捷轻轻嗷呜一声,捂住了胸口。

这是要满门忠烈的节奏啊。

 

进山的一段盘山路口上,李轩独自一人裹着防寒服靠在车门上,防寒服上还贴了荧光亮的虚空队徽标准,指望着能有路过的好心车主拯救一下自己这个可怜的虚空二逼队长。李轩手里一张签名纸都快被揉成生牛肚了,他犹豫一下,觉得这张少说值五千的破纸此时应该没什么用了,索性掏出打火机来,就这边缘一点,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范潮的香烟,凑过去点上,随即狠狠吸了一口。

烟是前两天全明星的时候他从老叶身上坑来的,当时赌了一局,看他家亲亲副队长和张新杰的擂台能打多久,老叶对此兴致寥寥,随口报了个数,基于李轩对他家副队长的了解,果然没等牧师倒下,裁判就哭鸡鸟嚎地叫了停,李轩笑得老神在在,从老叶外套里摸了根烟出来。

处在绝境中的人往往很容易给自己寻找一个心理寄托,李轩看了看指尖的香烟,一厢情愿地相信这是吴羽策带给他的好运气,毕竟以前打赌就从没赢过,尤其是跟老不死的叶修。他看着烟头上跳跃的星火,仿佛看到了救援信号一般的狼烟。

会来吗?李轩想起李迅的报告,半小时前,吴羽策已经风风火火地开上了那辆行将就木的二手车光荣上路,如果路况顺利,到达这里不过再有半小时的事,可如果他不来呢?

李轩凝望着雨幕中即将降临的黑夜,远处黛色的半山腰上已然亮起农家的灯火,袅袅炊烟被山谷肃风拦腰吹断,冰凉的雨丝断在自己的嘴唇上,不由得一阵哆嗦。

他抛下全队独自一人进山的理由吴羽策是清楚的,前两天,皇风那边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主动向年方十七的盖才捷抛来橄榄枝,说是参观交流,真实目的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同是联盟稀缺职业,皇风为求后继有人选择挖角自然无可厚非,关键这话说错了地方。全明星上,皇风的人似乎是瞒着田队长来的,偷偷摸摸地在洗手间叫住了吴羽策,很是委婉地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好死不死,洗手间当时的隔间里,就藏着李轩。

吴羽策那边应答的声音淡淡的,没有形成想法的时候,吴羽策就用“嗯、啊、呃”作为回答,偷听中的李轩听得好不心焦,还以为这小子是被周泽楷上了身。不到片刻功夫,吴羽策送走了皇风的人,面无表情地拉开了厕所的隔间门。

当时李轩为了躲避门下窥,特地蜷着一米八的大长腿蹲在马桶盖上,吴羽策拉开门的时候,李轩抬头仰视着自己的副手,像个走失儿童,场面一度很尴尬。

吴羽策是个不容易讲废话的人,忍耐力也好得很,在李轩保持姿势问他怎么办的时候,吴羽策转着平静无波的眼睛,沉默片刻,说让小盖自己选。

难道不应该义正言辞地say no吗?李轩一把抓住他的袖口。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个独苗,就算不是鬼剑士也无所谓啊!咱俩是就行了啊,多稀缺的职业,光虚空就往全明星里占了俩,多骄傲啊!

吴羽策当时说什么来着,他不记得了,好像也没说什么,只记得他冷淡地甩开自己的狗狗爪,留下一句话。

 

“那是因为我没的选。”

 

思维正回溯到这里,天边的黑云梢上“啪嚓”一声闪电,随着心底的惊骇一起,炸得脑子一片空白。李轩抹了抹自己脸上的雨水,手中的香烟已经燃熄,他甩手将烟蒂丢弃,双眼望向后方漆黑的来路,懵懵地想,他真的会来吗?

明明是自己赌气进山散心被困在山上,他会不会说自己活该?还有那个时候的那句话,是不是因为他的副队长已经无所谓了?对职业?对小盖?还是虚空?李轩按着前额,觉得神经抽动着疼。虚空双鬼,听着好听得很,然而这名声之所以能够叫响,吴羽策为之付出了多少血汗与隐忍,他自己是能看到的。说实话,还在青训营的时候,李轩和吴羽策曾经因为职业相撞在儿时打过不少无厘头的架,虽然最后脱颖而出的是李轩,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李轩私下里也无数次地扪心自问,说起技术,究竟谁更胜一筹?吴羽策真的只甘心做虚空的副手吗?他们还需要在镁光灯和快门的包围下,对着满屋子的记者装谦虚商业互夸多少次?

没的选……李轩靠在车门上,冰冷的寒意刺激着自己的大脑,当了队长后,他以为吴羽策会走,他也曾有点小得意地想,作为一个鸡肋职业,吴羽策离开的几率小之又小,所以会老老实实地在虚空待完整个职业生涯,老老实实地做自己的副手。这样就很好,双鬼的名头什么的,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吗?

好吧很重要重要得不得了,不管谁都好,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来拯救一下他这个傻逼路痴队长吧,他不想死,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去投入副队长的怀抱然后声泪俱下地向他求原谅,小盖也是,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大不了以后求寄肉夹馍和凉皮的时候不理他就行了,求求你们赶紧来个人吧!

李轩捂住自己的脸,靠着车门蹲下。那一瞬间他很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草包做的,一被水浇了就清醒得不得了,吴羽策那张面瘫脸后所传达的消息,在这个雨夜里,他醍醐灌顶得明白了过来。

脚下的柏油马路传来一阵清晰的震动,李轩竖起耳朵仔细听那堪比拖拉机般气缸震动的声音,他心酸地捂住了嘴,想着回去以后一定要倾家荡产给阿策买一辆SUV。

之后就是停车的声音,前远灯不怀好意地打在李轩身上,澄黄的光芒打在人身上,好似刑事抓捕现场。李轩忽然感觉自己的防寒服后襟被猛地提起,再睁眼的时候,自己已经像被老鹰抓起的小鸡一般对上了吴羽策那张面瘫的禁欲脸。

“阿策……”李轩嘴唇皲裂,嘶哑着嗓子叫他的名字,眼眶酸得不行。

吴羽策身穿黑色雨衣,半透明的帽子盖着脑袋,帽檐下只露一双冷峻的丹凤眼,他盯着自家队长看了半天,随后薄唇轻启,说:

“滚犊子。”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李轩挤出一个微笑,用眼神努力传达着自己知道错了的信息。

吴羽策挑眉一笑,伸出食指压在自己嘴唇上,“其实我车上还有杀人分尸的工具,我打算把你就地解决了然后扔进深山老林里,这儿条件多好,十年半百都不会被人发现,你说对吧?”

对个屁。

李轩捂着嘴,发出闷闷的声音,“阿策,我知道错了,是我一时没想明白,皇风的事儿的确该征求小盖的意见,是我任性,是我不好,是我把你的好心摔稀碎。”

“我的好心从来都不会用在你身上,多虑了。”吴羽策松开抓他后襟的手,“我只是不想看着盖才捷走我的老路而已。”

稀疏的雨声中,李轩凝视他的眼睛,静默了一会儿,道:“凭你的实力,什么时候都能重来,不是吗?”

吴羽策深吸一口气,看向连绵的雨幕,“你想太多,我只是觉得待在你周围比较安稳罢了,我不喜欢太操心,光操心你一个可划得来多了。”

“所以,你是想开了?”

“我想得想不开是一码事,更适合的方式又是一码事,仅此而已。”

“真的?”李轩忽然有一种没来由的窒息感,明明这就是他期待已久的回答,然而当吴羽策真的亲口告诉他时,他反而无法释然。除却自我折磨的罪感,李轩此时只想让吴羽策再像青训营时候那样,冲着他的下巴来上一拳。

或许这样,这么多年来的心事就可以放下了。

“我一直就是这样,倒是你,一天到晚瞎琢磨什么呢?大半夜的还跑进山里来,想死跟我说一声就行,用不着烧那几斤汽油。”

“呵呵……”

“呵个屁!”吴羽策一巴掌呼在他后脑袋上,“上车!”

“那我的车……”

“叫了拖车的!我只负责把你拖走好不好?”

李轩用波棱盖想都知道他的阿策此时正处于耐心崩盘的前沿,只得委屈地“哦”了一声,乖乖被他拖走。吴羽策的二手车里难得地开着内灯,随着二人的钻入,车体不小地摇晃了起来。

“改明儿,我给你换辆新车。”李轩一边遣散思潮,一边无意识地说着。然而话刚出口就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战战兢兢地扭过头,吴羽策果然一脸“再重复一遍我就把你小命结果了”的表情看着他。(没办法,这就是耿直的陕西汉子,妹纸们记住了,这样的男银很好很好)

吴羽策,这个和他从小打到大,后来又在赛场上和他一起打别人的男人,在李轩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明确表露过真心的时候,他能在全队被灭得就剩自己和李轩时威胁说要是敢GG自己就把他GG了;在被记者追问私人关系的时候乱扯一气,但关于李轩的事从来不乱说;还有每一年的全明星,即使鬼刻的票选数量比逢山鬼泣高,也坚持要求把出场顺序放在后面,这样的男人……

丝毫的不信任都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李轩静静地注视他的动作,崇敬一般看着他的手指在触屏上灵活地跃动,下一秒,他凑近吴羽策的侧脸,鬼使神差的,吻了一下。

气息瞬间被紊乱,吴羽策扑过来的气息与心跳声混合一起,李轩半个后背抵在冰凉的窗玻璃上,眼睛讶然地眨了眨。

他多虑了,吴羽策的气息比他的更加紊乱,甚至还有仓皇的倒气声,他修长的五指按住李轩贴在窗户上的手臂,像一种大型的猫科动物一样,眯起细长的眼睛,自下而上地仰视着他,眼中有旖旎的光,能把人心化开的那种。

“阿策……”

嘴唇重合的瞬间,一切话语都不需要了。

阿策,我们回家。李轩在心里默念道,伸出手臂环住了他的后背,轻轻摩挲着,然后将手掌按在他的后心,感受那种鲜活的暧昧。

【咳咳咳咳大概然后就开了一段航空母舰吧……】

 

此时,虚空战队训练室内。

李迅:“小盖!穿好防护服,带上头灯!还有攀岩索。兆蓝!五分钟内定位好副队长的位置,我们这就去营救他们!”

全体虚空队员:“是!”

 

对于虚空战队的诸位而言,这个暴雨之夕,必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开航母的二位你们倒是先报个平安呐!)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