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全职坑底生物 无固定cp(双鬼小双花少年组均写过)
欢迎点梗~

【微双鬼】樱花雨和雨樱花

· 清明前一天西安刮了好大的风哦~
· 站在学校操场打排球的时候一阵风刮过来太爽了,樱花漫天飞(´▽`)~

——————————————————————
当看到手机上关于清明三天小长假全市降温的天气预报时,吴羽策的内心是欣慰的。
放假前李轩气势如虹地拖着行李跑到Q市去要和张新杰玩儿,临走之前一把按住企图浪出去的小盖,并要挟吴羽策手按队规发誓,在他离开的这三天里绝不离开虚空战队半步,并且不让盖才捷离开他视线五米之内,否则一律按旷训练处理,违者,斩。
吴羽策掏着耳朵漫不经心地问:“只要看着小盖就行了对吧?”
然后坐看一群队员拖着行李箱逃难一般奔出虚空战队俱乐部。
据说清明的时候西安会下雪,吴羽策趴在桌子上乐滋滋地想就算不看着小盖他八成也不会出去。外面一片天寒地冻,这小子除了cosplay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可惜拍室外最关键的好天气没有,他愣不能致电气象局申请地球为他一人转吧?更何况上次拍外景爬雪山过草地的惨痛经历至今还在小盖的心头挥之不去呢。
然而,被无理由禁足的小盖此时内心还是忿忿的,一扭头就在网游里咬牙切齿地大杀四方以泄心头之恨,隔着三米远吴羽策都能清晰地听到他嘴里咯吱咯吱的响声,跟个仓鼠一样。
“副队长,我饿了。”
又一盘惨不忍睹的jjc结束,盖才捷松开鼠标,有气无力地望着他。
吴羽策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年被无良老爹禁足在家不许他跟李轩打游戏时的场景。
有点可怜。
“想吃啥,说吧,我请客。”吴羽策大手一挥。
盖才捷秒变树袋熊,扑向副队长这棵有爱的大树。
要么说孩子的欲望就是好满足,略施小恩小惠,再熊的孩子也能对你感恩戴德。虽然在吴羽策眼里小盖只是皮了点,他并不熊,要说熊,他老吴当年可是甩所有电竞选手一条大马路的。这点姑且不谈好了。
虚空战队楼下串串摊。
皮孩子小盖用十二万分认真的神情注视着铜锅里滋啦滋啦响的鱿鱼卷和牛舌肉,并且第无数次发问什么时候才能吃。
吴羽策把火上的锅子转了个向,清水白菜那边的转向小盖,冒着红油以及一堆烫的油光发亮的肉类转向自己。
“啊...等水开了你就吃吧。”吴羽策挑选着心仪的竹签子。
“那你还不如把我留在楼上,泡面里面的蔬菜包都比这个强。”小盖怨念道。
“所以带你来吃点新鲜的菜,以后泡面能不吃就不吃,给战队省着点,还能防个地震啥的。”一串豆皮下肚。
“可你说了你请客的!”小盖哀嚎,手伸向红油区那边。
小爪子被无情地挡回,“是啊,但我又没说咱俩吃的一样,手手手!拿开!还敢抢副队长的饭了?”
“呜......”小盖持续用哀怨的眼神对他进行精神攻击,可惜,不奏效。
“要么,吃菜,要么,上青岛找你李队长去,就说我虐待你了,这行吧?”
“哦~我明白了......”盖才捷阴着脸收回了撑在桌面上的双手,“你就是不满意队长让你看着我对吧?其实你也很想出去玩的对吧?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对不对!”
吴羽策翻着眼皮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拿餐巾纸擦去了嘴角的芝麻酱,说:
“对。”
毫不掩盖犯罪目的。
“啊啊啊这不公平!”盖才捷抱住了脑袋。
“小伙子,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吴羽策喟叹道,“你不妨打电话去微草和霸图问问,人家清明都不放假的,队长带着天天上网游抢BOSS,你能坐在这跟我耍嘴皮子都算不错的了。”
“他们给队员吃麻辣烫吗?”盖才捷阴森森地问。
这孩子没救了。吴羽策望着他想。
就在吴羽策正酝酿下一步的教育台词时,忽然觉得自己额前的碎发有一股飘飘欲仙之感,一抬头,一阵强风从东边平地而起,吹向他们所在的露天小烤摊。
阳春三月吹起来乱花迷人眼,强风裹挟着沿途樱花树上的花瓣,顿时形成了一股粉色的樱花雨,花瓣打着旋儿朝二人吹来。
吴羽策专心看着满天飞舞的樱花,一时居然愣在了原地,小盖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大叫不好,迅速抽出摊位上自取的食品塑料袋,抄起油锅里所有的串串,一股脑塞了进去。
樱花旋风吹过,滚烫的油锅里多了几片零星的樱花瓣,被高温红油一烫,蔫蔫地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其他小摊上的客人纷纷爆发出一阵骂娘。
盖才捷举着一袋子串串,得意地看着吴羽策。
“小盖,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吴羽策喃喃道。
后来矛盾就被完美地解决了,小盖因护食有功,被吴羽策奖励串串一半,顿时泣不成声。
小孩子,就是好哄。
不一会儿,风卷樱花再一次袭击了二人,这一次,所有的客人都学精了,一个个早有先见之明地把脑袋埋进食品袋里继续吃,不给浪费任何的机会。
即使是下雹子,老天也无法阻止人类户外撸串的欲望。
吴羽策以茶代酒,惬意地呷了一口,坐看小盖举着自拍杆在樱花飞舞的风中自拍。
这场景道有点眼熟,跟他队长一样一样的,都有那么点史前残留的少女心。
“多好的天气啊!”小盖感慨,“拍外景都不用剪碎纸片的。”
“清明前后刮风很正常,到了明天一下雨,树上的花就都没了,樱花花期也很短的。”吴羽策道。
小盖老成地叹了口气,“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花渐落,花落人亡两不知。”
“小子,你明天出去cos林妹妹吧,我支持你。”吴羽策笑。
然而,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小盖听到他的提议,不仅没有反驳,反而愣了几秒,缓缓转过头看着他。
“好主意......”
吴羽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你开玩笑的吧?”
“副队长啊!谢谢你!”
盖才捷一跃而起,不顾吃得满嘴的红油味,扑上来给了吴羽策一个满怀爱意的抱抱,随手抽出手机,马上联系各项事宜去了。
天呐。
吴羽策惊恐地看着这一场由自己产生的人间悲剧,肠子都青了已经不足以描述他的内心感受。如果盖才捷这小子明天真的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他一定会像俄狄浦斯一样自戳双眼的,一定。
眼看着小盖一溜烟跑没影了,吴羽策一脸生无可恋地在原地葛优瘫。
奇葩这种生物绝对是钟灵毓秀的,跟后天没有半点关系。
电话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吴羽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二轩队长。
吴羽策呵呵一声,现在只祈祷小子整出的幺蛾子千万别传到李轩那去。
“喂喂?老吴啊,你人现在在哪儿呢?”
“你管不着。”吴羽策疲惫地回答。
“好吧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现在给你发个视频通话,你接一下,给你看个好东西!”
屏幕上的“请求通话”叮叮地响了起来,吴羽策按下红色的键,屏幕瞬间切换到了户外的场景。
那是Q市的临海公园,天空中乌云密布,间或有清澈的水珠从空中落下,视频所拍的是一条滨海大道,无数株浅色的樱花树沿着道路一字排开,伸向海天相接的远方。
隔着屏幕,吴羽策都能听到雨水打在李轩衣服上的声音。
“你让我看什么?”
“不急,你看转过。”李轩把手机慢慢移向一颗樱花树,然后把镜头对准了一根樱花的枝条。
一朵被雨水充分浸润的樱花,不仅没有被水分摧残,反而使薄如蝉翼的粉色花瓣更加鲜润动人。樱花在雨中颤抖着绽放,那么生机勃勃,很难让人想到它只是花期连一周都不到的植物。
脆弱又坚强。
“你就给我看个这?”吴羽策吐槽他,悄悄地截了个屏。
“不止,还有我啊!”
镜头一转,李轩那张奇大无比的脸充斥了整个镜头,与娇弱的小樱花形成鲜明对比。
“卧槽把你脸挪开!”
“我和花谁更美啊~”
无比犯贱的语气让吴羽策坚定了奇葩是天生的这个信念。
“我美!傻逼!”
吴羽策飞快地按掉视频,手机捂在肚子上笑得上去不接下气。
等到李轩队长过完清明小长假回来的时候,他大概会发现战队里又多了两个钟灵毓秀的奇葩吧。
大概。

the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