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霸图】粉色城堡公寓(异世界paro)

· 史前巨坑(´▽`)要不是@填坑困难户 小天使的提醒,我就真忘了,不得不说这种悬疑游戏真是太好玩了233

————————————————————
(7)
宋奇英没醒的时候,感到有柔和的风拂过额头,有浅浅的空气在全身流动,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云层之中入眠。

随后是阳光,不轻不重地在他眼皮之上跳跃,眼眶里被刺激得有些湿润,温暖得好像泪水。

上下好像被颠倒了。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让宋奇英一醒来就立刻睁眼,然而等他睁眼,他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好像,是睡在地上的。

而且是户外。

宋奇英用手肘撑着自己上半身起来,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楼的矮窗下面。

窗户下面是一片草地,不管他究竟是怎么躺下的,他大概都不会受伤。

果然如此,他握了握自己的手腕,又活动了一下肩膀,没有什么异常。很好。

看样子他是在这里睡了一宿,草叶上的露珠打湿了后背的衣襟,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跟随那只雪白的咪子跳出窗户时的事,在那之后,就断片了。

“快来人啊!在这里啊!”

远处传来貌似林敬言的尖叫声,宋奇英从来不知道这位前辈的尖叫居然如此之高亢,耳膜一时有点受伤。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宋奇英抬头,一眼看到了跑在最前面的秦牧云。云哥一反常态地激动,一把把他抱进怀里哭,随后赶到的林敬言看他无恙,撑着自己的膝盖长出了一口气。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宋奇英抱着云哥,蹭了蹭他的肩膀。

“知道你还往外跑!森林晚上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啊?”

“嗯……我是为了......”宋奇英抬头环顾众人,把“找张佳乐前辈”这句话吞了下去。

“好在把你找到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跟队长交代啊!”

“对不起对不起。”宋奇英点头鸡啄米,“那......张佳乐前辈?”

众人沉默。

“警察已经来了,正在屋里问情况呢,放心吧。”秦牧云很没有意义地补了一句,众人没有回答。

“走走走!先回去!”林敬言招呼大家回屋,宋奇英悄悄拉住了他的袖子。

“林前辈,您和张佳乐前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啊?”林敬言茫然,“他第二季出道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了,但要是真正认识的话,那还是来霸图之后了。”

“那您了解他和孙哲平前辈之间的事吗?”

“孙哲平?”林敬言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还知道孙哲平?”

“我......”宋奇英忽然卡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昨晚发生的事,说是梦,这位朴实的前辈会相信吗?

还是不要吓唬他了,张新杰那边的教训已经够多了。
还是回去吧。

屋内。临时征用为客厅的餐桌区里站着两个警察,一脸连夜赶路疲惫不堪之色。此时是早八点,墙上的时钟刚响了八下,张新杰准时出现在餐桌旁迎战一干警员。

不知怎的,张新杰似乎休息得也不好,清秀的脸上泛着一丝阴翳,时不时地取下眼镜用手按着鼻梁。

“所以,还请您把前天队友失踪前的活动描述一下,越详细越好。”

张新杰一板一眼地重复了早已打好的腹稿,说是有意义估计他自己都不信。宋奇英坐在一把高脚凳上旁观,在警员听了张佳乐的形迹之后询问张佳乐同志到底成年没成年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们这里都是年满十八周岁拥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除了这个。”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宋奇英。

“我还有两个月就成年了,副队长。”

张新杰镜片下的眼镜冷冷地扫了过来。

“所以?你是迫不及待地想干只有大人才能干的事了?”

宋奇英愣了。

与此同时,周围几名队员一齐向张新杰投来诧异的眼神。

虽说副队长平时开不得玩笑,但是今天的反应,似乎格外的不友善,尤其是针对小宋这个未成年可爱型战队吉祥物。更何况今早发现小宋失踪的时候,副队长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组织人去找。

“副队长?”林敬言皱起眉头。

张新杰转回了眼睛,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宋奇英倒吸一口凉气,昨晚在门后的训练室电脑上出现的诡异现象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先是张佳乐的回忆,后来是半夜上线的石不转,还有多次在梦中客串的石不转。就是他,告诉了自己不要走进夜晚的门后,当然他没听进去。

宋奇英饶是个傻子也差不多分清利害关系了。

首先,他对于自己的怪梦无条件相信,而那两个无缘无故出现的玩偶仿佛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梦一样,百花缭乱的娃娃在黄昏出现之后,张佳乐就失踪了。

仿佛有一根钢针刺入宋奇英的脑海,每一次思考都伴随着难忍的阵痛。

他无法把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张新杰与梦中的石不转联系在一起,虽然他们是一体两位的存在。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他发现无法同时相信张新杰和石不转两个,事实证明,只有一个可以保护他乃至整个战队,要么是副队长,要么是一张账号卡。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流下,宋奇英没有发现自己在颤抖,他越恐惧,脑子转得就越快。

娃娃出现的时候,张佳乐失踪了,然而,同时被张佳乐找到的,还有一个长河落日的娃娃。

“小宋你怎么了?怎么抖成这样了?”

林敬言惊呼一声,宋奇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像是染了毒瘾一样颤抖。

那一瞬间,所有的思绪都上天了。他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林敬言走过来,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宋,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要不然回屋再睡一会儿?”

宋奇英摇摇头,拂去林敬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倏忽间,林敬言忽然反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藏在桌下的那只手往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

林敬言没有看他,拍了拍他的肩,离开了厨房。

那厢张新杰还在和警察扯皮,剩下的两个警员带着其他成年劳动力继续搜寻张佳乐的下落,厨房里的所有人各有各的事做,自然没人理宋奇英这个小孩子。宋奇英乐得被人忽视,手握着林敬言塞给他的东西,趁乱离开了厨房。

一楼的偏厅里,宋奇英悄悄擦去了自己昨晚留在木桌上的留言,随后打开了林敬言塞给他的东西——一张纸条。

“中午吃完饭到我房间里来,急事。”

字迹略凌乱,明显是被人在急迫的情况下写成的,字条上还带有手心的温度,宋奇英不知道林敬言到底发现了什么,才让这个谦逊温和的前辈做出如此突出的举动。

张佳乐失踪之前是和林敬言同房的,既然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林敬言屋里自然也不会有别人,的确是个很适合密谈的地方,背着张新杰。

背着张新杰活动其实特别简单,按游戏里的话来说,就是卡好时机,从boss身边溜过去,就行了。其简单程度不亚于把大象塞进冰箱。

午餐过后,所有外出找张佳乐的人累得人仰马翻,多数队员都回屋休息了,少部分以韩队长为首的坚定派还在往森林深处去找。对于生活在青岛的人而言,哪怕张佳乐是丢到了海里都比丢在陆地上好找,更何况还是在这样一片荒无人烟的森林保护区。

宋奇英趴在二楼的楼梯拐角上目送韩文清的背影消失在窗口,一时间宋奇英想起了朱自清那篇著名的散文,心里忽然窜上一股很不舒服的味道。

至少,如果张副队真的知道些什么,他不应该瞒着队长。宋奇英想,随即转身进了林敬言的房间。

“前辈,您要和我说什么?”

宋奇英进屋之后反手上了门锁,开门见山地向坐在床沿上纠结的林敬言问道。

“小宋。”林敬言抬头朝他笑了笑,脸色居然比上午时候还要难看,很明显,这位前辈以前似乎从没干过背着人密谈的“勾当”,心理一时接受不了。

林敬言的思想工作反复做了半天,双手的骨节从青握到白,又从白握到青。宋奇英坐在他对面的空床上,以安静的等待给这位前辈留下充裕的思考时间。

“小宋,我知道,有些话我不应该对你说,毕竟你年龄还小,这些事不应该由你来管,可是......”

“无妨,既然张佳乐前辈已经失踪了,那我们谁也走不脱干系,您但说无妨。”

林敬言平光眼镜后的眼神一变。

“不!这的确应该与你无关,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副队长居然会......”

“等等!您说副队长?”宋奇英一个激灵。

林敬言一副好吧瞒不住了随它去吧的表情,缓缓开口道:

“小宋,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进去过那扇小门?”

宋奇英不动声色地笑笑,“您是看到了我在偏厅里的留言了吧?”

林敬言的眼中闪过瞬间的茫然,那反应的确不像是撒谎。

“什么留言?不,我是看到了副队长在门口找你。”林敬言叹了口气,又道:“说来你可能不信,昨天晚上,大概是十一点半了吧,我离开房间到厨房去,路过偏厅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动静,就过去看,结果居然看到了副队长站在里面。”

林敬言说到这儿停了一下,似乎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都十一点了副队长还没睡觉,我觉得有点不对,所以就在厅外没进去,那个时候,副队长表情有点怪,他站在那张桌子旁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桌上什么也没有,当时屋里没开灯,他就一个人站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他走到了那扇门前,蹲下来给门上了锁。”

宋奇英的心瞬间凉了。

“然后呢……”

“然后他就离开了,我躲起来跟着他,就看见他一个人回屋了。”

宋奇英发现自己的手抖更加厉害了,那出于动物一种本能的恐惧,一种威胁到生命的恐惧。

副队长低着头,桌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新杰在看自己留在餐桌上的话,也就是说,他在明知道宋奇英在通道里的情况下,给门上了锁。

那他失踪后副队长没有第一时间去找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他的目标很明确,让自己被失踪。

就像张佳乐一样。

林敬言关切的目光还在注视着自己,到目前为止,全队唯二对张新杰起疑心的人都在这间屋子里了。宋奇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只要有两个人,就能随时随地地对张新杰产生限制,直接与他对峙也做得到。但宋奇英明白,自己恐惧的并不是这个。

他从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自打进入霸图以来,他就强迫自己形成这种与张新杰极为相似的精神气质,是模仿,更是向往,他努力想让自己也成为那样优秀的人,可是很可惜,优秀这个词的定义在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没法想象张新杰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胃里忽然翻腾起一股恶心的感觉,宋奇英捂着嘴在床上蜷缩起来,林敬言不明所以,正欲起身的时候,被宋奇英一把拉住。

“林前辈,你不要急,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林敬言看了他这种反应,猜不到十分也猜到了八分。

“小宋,你有什么打算?告诉队长吗?”

宋奇英皱眉,他回忆起了张新杰那串钥匙的来历——那是队长亲手交给他的。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偏厅看看吧。”

林敬言搀扶着他下床,一大一小两人就这样相互依靠着离开了房间,下楼时,屋里没有看到一个人,整间别墅安静极了。

掌握秘密的人往往会产生一种错觉的自信,宋奇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他此时已经感觉不到内心的一丝波澜了。

蹲在偏厅的小门旁边,宋奇英注视着那扇奶白色复古风格的门扇,仿佛带了一丝嘲讽的气息。

宋奇英伸手去拉那扇门的把手,出乎意料的,还没有使劲,门就开了。

“这!这怎么回事?我昨晚明明看到副队长锁门的啊?”

林敬言瞬间慌乱,“难道他什么时候又把门打开了?”

明明又是诡异的事情,宋奇英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他用手摸上门后那堵砖墙,砖面粗糙带着泛有湿气的凉意,这就是他昨晚差点失踪的地方。

“这不对!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林敬言狠狠地摇着头,强迫自己接受越来越糟的现实。

“小宋,这件事超出我们的预期目标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必须告诉队长了,就算副队长真的有问题,我们也应该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宋奇英转过身,点点头默许了他的想法,就在这时,二人头顶上方的楼梯间传来一个声音:

“不必了,队长他失踪了。”

宋奇英循着声音看去,林敬言在他耳边倒抽一口凉气。

楼梯的拐角处,站着张新杰。

一般无二的冷静神情,张新杰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二人,宛如审视可怜凡人的牧师,眼中是冷漠与疏离。

宋奇英认得那种眼神,那是世间最无情,最冷酷的人才能拥有的眼神。

TBC.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