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沉迷全职要去山东青岛灌醉脏心杰。

《高贵3》

(嗯没错我又来更了,今天想法蛮多但是下笔写就遇到瓶颈,果然某些场景只适合YY呀……)

(3)
仪式在晨光熹微中进行得井井有条,巫女的神乐舞毕,身着白衣的主祭司颂过了祷词,眼看着祭祀马上就要开始。

尽管被荒川无数次地嘲笑过傻,但一目连此时就是再傻也看得出来这些人想要做什么。

他们想要活祭,那个诡异的孩子,就是贡品!

一目连强忍着恶心按了一下胸口。他想象不出混杂着无意识的恶意的贡品被他所吸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架成篝火一样的木材被人们点燃,淋过松油的祭台瞬间燃烧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笼,而那个孩子正被人们往人们用绳子绑上祭台上的木桩。可是,那张腐烂的脸上居然毫无惧色,反之竟是好奇与期待。透过熊熊的烈焰,一目连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耳边人们的祈祷声越来越响,这里哪儿还有一丝祭祀的感觉,简直就是一个燃烧着的地狱!一目连终于按耐不住,凌空一跃降落在神社的屋顶,双手合起,念下一句神咒。倏忽间天地变色,刚刚升起的朝阳瞬间被蜂拥的乌云遮蔽。身边的灵兽龙首一摇,腾云之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直冲霄汉。天地之间狂风骤起,随即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地面上的人们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是神明发怒(其实没错),纷纷丢下手里的神器和贡品,哭天抢地狼狈不堪地逃离了这座神社。混乱中,那座华丽的祭台被人们推到,焦黑的木桩顺着山坡滚了下去,连主祭司那顶高高的纱帽都被人们挤落在地,遭受无数践踏。

不到片刻,地面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灵兽似乎很久没有折腾得这么开心了,摇头晃脑地似乎还想再吼两嗓子,被一目连轻轻拍了一下脑袋,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了他的身边,龙首委屈地蹭着一目连羽衣的下摆。一目连落在地面,急忙跑向了祭台那边。他跪在焦黑的祭台旁边,用手拨开一根根倒塌的木桩,寻找那个被埋在下面的孩子。不到一会儿,那个金发小鬼就躺在了他脏兮兮的怀里。一目连不敢怠慢,急忙脱下外套裹住了孩子,旋即驾着灵龙飞回了悬崖上的神殿。

似乎是被浓烟呛到了,孩子躺在偏殿的榻榻米上紧闭双眼,惊心动魄的那张脸上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情绪。一目连在殿内转了好几圈,终于想到了荒川留下的石楠花露,便急忙从佛龛前取出,扶起那孩子的头,顺着他的嘴角一点点灌了下去。

孩子明显还有气,喝下花露之后胸口便剧烈地起伏着。一目连不是主治愈的神,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救助这个孩子,只得浑身颤抖着把孩子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生怕自己一松手他就会变成烟雾一样散去。那个时候,他真宁愿自己不是受人祈祷的神,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向别的神明祈祷,好救活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灵兽终于趴在冰凉的青石地板上打起了呼噜,可是一目连还是不敢松手。就当他按耐不住打算杀到关东平原上向荒川求助的时候,他终于醒了。

他的一双金眸睁开的那一瞬间,一目连觉得世界似乎都明亮了起来。醒来的孩子微微露出一声呻吟,摸了摸自己的脸,愣了一会儿,又摸摸自己的胳膊和腿,都在,他才从一目连的怀里坐了起来。缓缓地,将摄人心魄的眸子转移到了一目连的身上。

“是你救了我吗?神明大人?”

看着那双闪耀着诡异与艳丽的眸子,一目连忽然一阵心悸。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仿佛那双眼睛是引人堕落的无底深渊。

“你、你知道我是谁?”一目连结结巴巴地问他。

“当然喽!您可是尊贵的风神一目连大人,谁不认识呢?”孩子凑到了他的身边,埋下头去深深嗅了一下他的衣襟。

“好香……有花飘出来的味道……”

一目连本能对往后一缩。那孩子“噗嗤”一笑,索性趴在他面前的蒲团上,双手支起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仿佛再看一件艺术品一样。

“想不到风神大人长得这么好看,跟庙里的样子很不一样哦!”

“你……”一目连局促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话到嘴边,那孩子的面孔像针一样扎进他的心里。

“你、你做错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把你献给我?”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因为我长得太可怕了呢。”孩子毫不介意地盘起双腿,蓦地露出一个坏笑。“这么可怕的我,风神大人也要吗?”

一目连的头脑早已一片混乱。的确,人们平时只会拿最美好的东西供奉在他的神位之前。有时候是带着朝露的兰花,有时候是村中新酿出的第一碗酒,也有时候是洁白如玉的大米,而这个孩子,究竟是为什么……

“告诉你也无所谓哟。”孩子仰面躺在榻榻米上,“风神大人一定已经看出来了,我是个肮脏又丑陋的妖怪,没有名字,不过人类和我的好朋友总是叫我‘般若’,我就把它当做我的名字了。不过有没有名字对我而言根本不重要,反正在人类眼中我是要被消灭的那一类就是了,是比老鼠和蟑螂还卑贱的东西呦!”

“我的朋友嘛,是一个经历了几十年岁月就变得苍老不堪的人类,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不嫌弃我的人类,当然了,我天生就是这种骇人的面孔,也难为他虚伪地把我当作是朋友了。不过呢……”

般若金黄的瞳孔中仿佛伸出了扭曲的毒蛇。

“提议将我作为祭品的人,也是他哦。”

一目连浑身一颤。

“不好意思,这么可怕的事情吓到风神大人了吧?不过没关系,您不必害怕,因为那么可怕的人类已经被我吃掉了,没有关系了。”

般若笑眯眯地凑到了一目连的身边。

“您想知道,人类在临死之前会说什么吗?您想知道,人类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

一目连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是恶鬼!”

“对喽!我就是恶鬼!”般若兴奋地眨了眨眼睛,“而且是专门寻找内心丑陋而外表美丽的人类的恶鬼,我最喜欢剥下他们的面皮,然后将他们的脸和我的脸混在一起,直到作出最漂亮的面孔为止。不过我的妖术还不算好,所以得反复剥下我的脸才行哦!所以呢,弄成这样还真是没办法呀……”

般若说着,用下颚轻轻触碰一目连的锁骨,顺势而上地侵犯着他的面庞。一目连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根本不明白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只得呆若木鸡地跪坐原地,手足无措。般若蜜糖般的笑声洒满了一目连的颈窝,耳边传来了恶鬼的低语。

“美丽的神明大人啊……您愿不愿意给予我如您一般美丽的容貌呢?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只听您的话哦……”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