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

所以......睡不到新杰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高贵8》

(这是这个中篇故事的第八章了,也差不多到了完结的时候了,本来不想把故事写得这么长来着,但是不多写又显得太空了,计划在十章左右完结。然额还是没有一目连……今天倒是抽到了蜘蛛姐姐,还不错啊……今天呢,连连总裁正式反杀般若,无奈手……)



伊势一地,整整发了七天的洪水。

七天,足够将这个物产丰饶之地变得寸草不生,不见人烟。自然之力毕竟来自洪荒,并不是哪一位神明想要控制就控制得了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八百位天神都来自于自然。生于自然,灭于自然。

就在洪水即将冲毁最后一个人类村庄时,荒川之主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风神,还是来见了他。

原因很简单,又是一场神力无法控制的洪水。风神,从一开始就被那恶鬼欺骗了。恶鬼想要取得的,根本就不是美丽的面皮,他想要的只有人类的灾难,风神从一开始就应该明白过来。可惜没有。

恶鬼般若与海夜叉结盟,以毁坏人类村庄为代价,换取夜叉那把凝聚半神之力的精钢三叉戟,埋于森林神社之下,涂饰般若之血,借由与风神契约之故,压制风神平息混乱之力。因此,招徕洪水之灾。

风神被般若骗了,他没能改变恶鬼,反而把自己赔了进去。

七天之后,荒川之主在自己的神社里见到了一目连。失去庇佑之力的风神似乎再也不能称之为神,当荒川之主在阴暗的水底见到一目连的时候,甚至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昔日俊逸非凡,广受八方女妖倾慕的风神。

一目连容貌损毁,暴露其外的皮肤隐隐散发着黑气,垂落的发丝遮挡住了一半的面庞。荧绿的眸子低垂着,再无生机。眼神不再凌厉,尽是黯淡无光。来见荒川之主的时候,他连站立都做不到了。

泥泞的石阶之下,一目连与灵龙相互倚靠,灵龙也受到了邪气污染,龙须垂到了地面,似乎也飞不起来了。

荒川之主见到这个样子的风神,顿时没了装逼的念头。

“你怎么不进来?”荒川居高临下地问。

“门外的结界……”一目连开口,嗓音沙哑,他指了指神社大门。“我进不来。”

荒川的结界只能挡得住阴邪之物。

“自讨苦吃的感觉不错吧。”荒川不知怎的,心底竟有疯癫一般得逞的快感。

“何必……这都是命定的。”风神哑着嗓子回答,无力地抚摸着身边的灵龙。“事到如今我谁也不怨,只怨我天生要卷入这般傻事之中。”

“我只求你一件事。”

“我说过不再如你所愿。”

“那又怎样?你要什么代价?只要我有,我都能给你!”

“一只眼睛。”

风神抬头,腐败的脸上尽是绝望。

“好,拿去吧。”

荒川之主走下台阶,“一目连,记住,你已被拉下神坛,从此再无成神的资格。”他慢慢走到风神的面前,用扇子挑起了他的下巴,逼着没有生气的眼睛平视自己。

“跟我说,这都是你自找的。”

“这都是我自找的。”一目连缓缓开口,纤长的眼睫盖住了痛苦的眼睛,“从今以后,你也不必再说我傻,因为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会这样做。”

“哪怕牺牲你的子民?”荒川之主气上心头,猛地锢住他的下颌。

“不。”风神惨淡地笑了,“牺牲我,我早该如此。下一次,倒不必你再提醒我了,荒川之主,有些事,是刻在骨子里的,无法改变。”说罢,他挣脱荒川之主的手,右手覆上自己的眼眶,随后,生生将右眼与眼眶分离。

“记住你的承诺。”风神将眼睛递给了荒川之主,蹶倒前的最后一刻,他说。

“谢谢你,荒川。”

伊势森林里,有一座曾经华美的神社。只是已经没有神在里面居住了,它变得很破败。

恶鬼般若越过茂密的森林,好不容易来到了神社门前,这是这片地方唯一没有遭到洪水侵蚀的地方了。神社早已破败腐朽,门前的币帛上也挂满了蜘蛛网和灰尘。这是多久之前的事呢?其实不过十天。

般若站在神社门外,将脸上的恶鬼面具移到一边,露出精致美丽的面庞。他静静地看着这座神社,脸上丝毫没有表情,只是看着,一言不发。身后有风吹来,是一阵劲风,似乎还夹杂着某人的隐隐愤怒。

他转过身,看到了驾云而来的荒川之主。那只咸鱼似乎是将整条荒川之中的煞气都给带出来了,身边游着的也不再是丁丁鱼,而是张着血盆大口的鲨鱼。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抓来的。

荒川怀里抱着血流满面的一目连,一目连雪白的前襟被鲜血染红,他整个人瘫在荒川怀里一动不动,双目紧闭,就像是死去的人类一样。

“咸鱼叔叔,有何贵干?”般若绽放出一个连花仙见了也要自叹不如的笑容。

荒川之主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一旁树下,放下了人事不省的一目连。

“干你。”荒川平静地吐出两字,身旁的鲨鱼和灵龙同时怒吼,迸发惊天动地之力狠狠朝恶鬼扑去,森林之中风向大变,般若轻轻一跃,避过了凶恶至极的袭击,轻盈地跳到了树梢上。

“不行哦,人家的命是属于一目连大人的,要想取我性命,也得一目连大人同意才行哦。”

荒川依旧面无表情,在一目连身边蹲下,问他:“同意我杀他吗?哦,同意是吗?我知道了。”

又是新一轮搏杀。

般若按着流血的肩膀站在另一棵树上,嘴角的微笑有些挂不住。“既然有这样的力量,不去救人多可惜。”

“用在你身上是再好不过。”荒川凝视着他,语气波澜不惊。早在三天之前,河童和鲤鱼精已经拿着风神的眼睛镇住了决堤的洪水,然而人类的乡村早已变成了一片汪洋。

“你根本不值得他这样关照你。恶鬼就应该去死,不是吗?”

“人类不也应该去死吗?荒川,你也不喜欢人类,不是吗?”般若轻轻扯起一个讥讽的笑。

“我的确不喜欢人类,也想要他们去死,但是你无法否认,人类就是这样一种你杀不完的高贵生物!”荒川恶语相向,挥手再次发动攻击。般若哈哈大笑,任凭灵龙在自己的胸前咬出了一个血窟窿。他只是身子一摇,勉强站住。

“怎么?被洗脑了?”

“你说的没错。”荒川之主冷冷地笑了,“一目连之所以为你做出与他身份不符的事来,就是因为他理解你的心情,明白你这种被人类称之为‘寂寞’的心情,为此他不惜无视你伤害他的子民的行径,而是选择以身献祭,痴望能够弥补你犯下的罪恶。”

“知道吗?不管你日后还会做出多么恶略的事来,他都会以自己的力量为你的错误作出补偿,为此不惜将自己的身体交给我支配。”他看了看树下的一目连。

“他就是这样一个脑残的神明,不只是为你,任何一个步入歧途的恶鬼都有资格得到他的救赎,因此……”他换了一种语气,“我根本不怨你,因为他也不怨你。”

“这世上一切都讲究一个平衡,我是恶鬼,不过是履行我身为恶鬼的职责,你们是神,也不过履行你们的职责,我都懂得。难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劝说本性杀戮的我不再害人吗?”般若笑意盈盈地摇了摇头。

“可以的。”荒川凌厉地看着他,“你残害人类,不过是嫉妒他们拥有真挚的感情,无法像他们一样的去爱,去原谅。他们有时可以很无耻很卑鄙,但有时他们无疑就是神明的化身,甚至选择了诞生怎样的神明,说实话,这也就是人类真正的高贵之处。”荒川抬头看向天空,“从前我一直无法明白这一点,如今我总算明白了,这是任何生灵都无法与人类相比的特质,任何人也无法将其改变。”

“你胡说什么?”般若不悦地皱起了眉。

“不是么?我知道你喜欢看人类受难,不过你也应该很明白,人类是无法被彻底消灭的。既然做不到这一点,到头来受难的不过还是你而已。”荒川指了指昏睡的荒川,“这些话本应他说给你听,只因他已神堕,没有资格说罢了。”

“哦?”般若苦笑一声,“神堕了的话……就会变成妖怪吧?一目连大人没关系的吗?”

“收起你猫哭耗子的假慈悲吧,般若。”荒川冷冷地说,“唯有你对他做的这些事,我永远不能原谅。”

“请便吧……”般若懒懒地说,金色的眸子慢慢转动着,“不过你说的没错,人类的确是杀灭不尽的,能为此跑来跟恶鬼讲道理的你也是愚蠢到家了,你跟人类待在一起的时间难道比我还长吗?我这么做不过只是因为我喜欢罢了,看不惯的话,就来杀了我啊!”

荒川之主将双手背在身后,似乎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唯有身边游动着的恶兽和灵龙在龇牙咧嘴地冲他示威,恨不得下一秒就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森林中浮动着胶着的气流,仿佛连落下的树叶都要被这无形的漩涡卷进去了。渐渐的,从一个方向涌来了一股新鲜的空气,般若想要上前一步,还未等他动脚,整个人便以颠倒的姿态被卷到了空中,他一时间大惊,虽然打心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仍想要挣扎。

而昔日的风神,一目连不知什么时候醒来,踩着稳健的步子慢慢走过了荒川之主,来到了般若的正下方。

“汝行恶在先,背信弃义在后,既已杀生渎圣,吾当与汝解除契约,从今往后恩怨两清,再无牵绊。”

“风、风神大人!”似乎是没想到一目连竟还站得起来,空中的般若惊慌失措,努力想要挣扎怎奈气流将他的手脚束缚得更加结实。

“大人!大人!是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铸下大错,还望大人给我一次机会,不要解除契约!”

轻盈地风似要涌进般若的四肢百骸,恶鬼面具从他的腰间“啪”的一声坠落在地。此时温柔的风不再柔和,简直变成了狠狠剜他骨肉的刮骨之刃。更可怕的是,般若感到他的面部渐渐产生剧痛。

“啊!不要啊!不要这样!我不要啊啊啊!”

一目连站在地面,抬头静静仰望着痛苦挣扎的般若,雪白的发丝在空中随风飞舞。眼神似悲无喜,他向前伸出手,慢慢地画了一个符咒,随着般若的最后一声惨叫,他如同被弓箭射落的鸟雀一样,狠狠摔在了地上。

一目连走近他,低头看着他。

“人类是怎样形容这种感觉的呢……是不是‘我的痛苦也让你尝尝’呢?”

般若气息奄奄地瘫倒在地,一张脸又恢复到初次见面的时候。一目连猜想,他或许正用一种无比凶恶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偏过头去看着天边的白云。

“如果可以,我宁可从没认识过你,般若。”

毕竟有些感情,尝过一次之后,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开心的理由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