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万言

无端狂笑无端哭,三十万言三十年

【邱宋】关于网恋这件事






【提问:联盟新生代队长的感情经历?(如对方为联盟成员可拒绝回答)】

宋奇英面对这份调查问卷已经转了十分钟的笔了,林敬言注意到真正难为他的就只有这一道题而已。
“可以拒绝回答的。”林敬言善意提醒他。
宋奇英停止转笔,用一副疑惑的神情望着他,“前辈,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敬言扶额,“这种无聊的问卷你其实可以拒绝接受,要知道自从你继任以后,不少无聊的花边媒体都在等着挖你的隐私呢,你应该有点自我保护意识,小宋。”
“如果队长不怕被人挖花边,那我也不怕。”宋奇英给这位如今在后勤部门工作的前辈一个阳光的微笑,郑重其事地落笔在问卷上写了如下一句话:
如果网恋算感情经历的话,那么有。

有些事情的本身其实不能算麻烦,真正麻烦的不过是处理事情的本身罢了。
宋氏调查问卷交上去以后,联盟里面意思一下为他掀起一丢丢的轩然大波,随后归于平静。毕竟在大多数人的脑海中,所谓宋奇英的网恋大概就是跟QQ宠物过生日之类的,怎么也不会牵扯到活生生的人。
然而真正了解宋奇英这个活人的人,绝不会就此罢休。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网的恋?我居然不知道。”郭少那边嚼着玉米片跟他视频。
“所以你至少可以放心不是跟你。”打着领带头发上抹了东西的宋奇英微笑道。
“呵呵,你真幽默。其实我只是好奇对方是不是活人罢了,不要太在意。”
“我想是的,”宋奇英掰着指头说,“我和她是在荣耀论坛上遇到的,她的ID叫雪里拖枪,当时正在diss一个战法小白,我看那个小白话说得太难听,就出来帮她说了几句话,她的水平不错,虽然是个评论员,但我敢说她的水平比李艺博还要好。”
“那有没有可能是职业圈里的人?”郭少开始放飞理想了,“有可能是玩儿战法的妹子......我的妈呀该不会是兴欣的那位吧?那你可惨了,杜明不会放过你的。”
“不是,”宋奇英摇头,“我调查过她的上线时间,和唐柔那边的对不上。”
“你居然在兴欣里安排了卧底?”郭少崩溃了。
“毕竟我要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宋奇英持续微笑,“而且唐柔可不好追,还是让杜明抱着他痴汉的思想孤独终老吧。”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不介意为你调查一下的,真的,毕竟喜欢上霸图目前的副队长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问题就在这儿,”宋奇英苦脸,“她拒绝了我提出的所有见面提议,我连她住在哪儿都不知道。”
“或许你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亲爱的......”郭少叹气。“其实你有没有想过......”
“什么?”
“你们拳法家为什么总是喜欢和战法搞在一起?”
“......”

绝不是没有想过。
其实宋奇英刚刚入队的那个晚上就发现了端倪,在他路过队长房间门口去洗漱的时候,他听到队长房间里传来一阵欢声笑语。宋奇英小朋友吓得魂飞魄散之际还不忘偷窥,于是就被他看见了韩文清队长大半夜的和叶修视频。视频那头的叶修依旧在云山雾绕之间谈笑风生,看上去一点也不心脏,还有点......和蔼?最可怕的是韩文清队长似乎也是那样。
那天晚上的场景太过惊悚,以至于宋奇英在回忆起那件事的时候记忆一度模糊,但从此以后,战斗法师这个职业对他而言,算是揭掉了那一层神秘的面纱,而且产生了不仅限于角色的好感,还有对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打开了另一个聊天界面。
长河落日直(9:03):嗨~在吗?
雪里拖枪(9:03):想我啦?
长河落日直(9:03):嗯......其实我有点事想问你。
雪里拖枪(9:03):怎么这么严肃?虽然你平时也挺严肃的。有事就说吧。
长河落日直(9:04):其实昨天,我们队里收到了联盟下发的调查问卷,问的问题吧,都挺私人的......
雪里拖枪(9:04):问你感情状况啦?
长河落日直(9:04):你怎么知道?
雪里拖枪(9:05):你眼里的私人问题也就这个了,除此之外别人问你内裤的size你都不会尴尬的。钢铁小直男?
长河落日直(9:05):......
雪里拖枪(9:05):我在夸你呢,没听出来?好吧你填什么了。
长河落日直(9:05):我......我说到你了,还说我们是网恋......你会不会反感啊?
雪里拖枪(9:05):怎么会呢?只有你父母会反感的亲爱的,如果他们坚信二十岁之前恋爱属于早恋的话。
长河落日直(9:05):可是你知道,我们还没有见过面,而且我这样做或许有点草率......
我觉得我应该给你道个歉,但是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人生第一次谈恋爱而已,我只是......想很认真地对待感情问题。你知道,虽然我们还没有见过面,但是我感觉得到,你一定是很能理解我的人。我很在乎你。
雪里拖枪(9:06):黑人问号.jpg
长河落日直(9:06):我说实话吧,韩队长曾经跟我说过,只要我担任队长级的职位,就可以谈恋爱了,所以我一直把你看作是我努力成果的标志,你对我......真的意义重大。
【您的好友 雪里拖枪 已下线】

宋奇英愣了。半晌后他才记得摸摸自己的脸,然后使劲掐了一下。
我是不是又犯傻了。宋奇英想。
在那之后宋奇英才明白过来对方下线是什么意思,因为不超过五分钟,旁边的电脑就响了,他接到了来自雪里拖枪的组队申请。五人本刷烈焰峡谷。宋奇英不解其意,但还是照着对方发过来的攻略大致浏览了一遍,意外的惊喜,他发现这个65级的副本会掉公会需要的材料。
但是加入副本队伍以后,雪里拖枪再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直至副本结束。
你一定是个双子座的姑娘。宋奇英心想。就是千万别是戴妍琦。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这位女前辈对他这种钢铁小鲜肉没什么兴趣。
又是一季常规赛,宋奇英跟在张新杰后面亦步亦趋地在雷霆战队主场体育馆里预热的时候,不知怎的就吸引住了戴妍琦的目光。
“宋奇英小同志,那张调查问卷你是认真的?”戴妍琦悄咪咪地跟上了他,问道。
“算我求你了小戴前辈,”宋奇英抱头,“我就知道我不该那么填。”
“啊不不不,”戴妍琦摆手,“我只是好奇究竟是谁这么有胆量敢和你网恋而已,最好奇的是,这事儿你们队长居然不管?”
“他管啊,”宋奇英严肃道,“他说恋爱是人生的一门必修课,必须要认真对待,但是万一在爱情的历练中撞了南墙,可千万不要去找他哭哭啼啼。这是他的原话。”
“他放心好了,爱情的南墙未必能撞得过你。”戴妍琦流露出死一般的目光。
“借你吉言。”宋奇英严肃地说。
戴妍琦差点找了张账号卡一头撞死。
“亲爱的你知道吗?”戴妍琦换上怜悯的语气,“先天缺陷不能掩盖一个人的魅力,但是不努力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要知道整个联盟的调查问卷里也就你跟邱非俩人能写出这么奇葩的答案来,你俩已经被沦为笑柄了知道不?”
“你等会!你说我跟谁?”
“邱非啊,有兴趣你可以上论坛看看,评论区都是嘲笑你们俩的内容,我说你一个也就算了,邱非那么明白个人居然能跟你写一样的东西出来,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闻理写来报复他的......”
“邱非......”宋奇英流露出万念俱灰的表情,本能地四下张望一番,并没有发现这位如今联盟王牌战法的身影。毕竟今天没有嘉世的比赛。
这证明不了什么对不对?如果去拿这件事问他,才显得自己像个真正的傻子。宋奇英想。
他本来应该很沮丧的,但是接受了这种可能性之后,他反而释然了。
他不反感邱非,实际上也根本不熟,但是他有没有可能,在和一个陌生人谈恋爱?
队长,我真的撞上南墙了。宋奇英严肃地想。

长河落日直(22:04):明天打完比赛有没有兴趣一起吃个饭?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jpg
战斗格式(22:04):鲅鱼饺子鱼球烩海参酱香烤墨鱼酸辣石斑鱼汤,没有就算了。
长河落日直(22:04):你还真不客气。
战斗格式(22:04):不是你说的为友谊干杯吗?
长河落日直(22:04):AA可以吗……
战斗格式(22:05):也行。
后来宋奇英才明白过来邱非为什么如此执着于吃饭问题,这事还真不能怪邱非是个吃货,要怪就怪夏仲天。当时邱非第十赛季挑战赛出道,几乎是对手倒地的同一时间,夏仲天就光速给邱非签了不下十个广告合同,其中有五个都是他们家卖的绿茶。可怜邱非小小年纪为了战队营生,不得不跟着夏仲天四处见广告商。谈生意嘛,都懂得,怎么能少得了吃饭呢?所以每一次见广告商,二人都会心领神会地负责各自的任务,夏仲天负责谈,邱非负责吃。
谁吃饭谁功劳大,虽然邱非深知这一点,但是身体毕竟还是自己的,所以每次吃饭回来,他都会用加倍的锻炼来补偿自己可怜的体型。他还年轻,他不想变成叶修那样。
虽然体型是补偿回来了,但是邱非对吃的欲望算是彻底没救了。
怎样才能光吃不胖呢?已然变成吃货的邱非不会考虑断粮这个提议,所以他盯上了海鲜。
毕竟霸图一干好男儿的体型齐刷刷在那儿摆着呢。邱非暗暗决定要向自己的对手学习。
于是,霸图VS嘉世的当天下午,Q市沿海区某处海鲜馆内。
对海鲜的向往驱使邱非刚一结束比赛就跳上大巴光速前往赴约地点,于是果不其然的是他先抵达。邱非特地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窗外就是大海,午后的阳光好得出奇,海面上一阵阵地泛着剔透的光,颇有言情剧的布景感觉。
邱非抬头看看餐馆外,没有发现宋奇英的身影,于是拿起海鲜叉轻轻敲了一下玻璃杯。
等到蒜茸蒸扇贝上桌的时候,邱非才看到窗外那个着急忙活的身影。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还穿着队服的少年跑得满脸通红,匆匆忙忙拉开椅子坐下,一向稳重的动作也因为迟到变得有点笨拙。
“不着急,反正我也没在等你。”邱非慢吞吞地往嘴里塞了一壳剥好的蚌肉。
宋奇英一如既往地没有在意邱非不等他先开吃的行为,只探头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又起身去找服务员。
“我说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大热天的你跑来跑去也不嫌热得慌?”邱非咬着贝壳含糊不清地给了他一脚,顺手把他拽回了座位,指了指桌上的一壳扇贝肉。
“那个......我其实......”宋奇英相当纠结地看了一眼那一丢丢根本不够他吃的扇贝,斗争了一下,于是把那壳肉又推回了邱非的面前。
“就知道你找我吃饭是有事来的。”
“也不算有事......”宋奇英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差不多和蟹肉一样红了。
邱非瞟了他一眼,算是明白他为什么会迟到了。指不定躲在哪个卫生间里做思想斗争呢。
算了算了,大小伙子上花轿,谁不是头一回一样。
可是没等他开口,宋奇英先说话了:
“那个,我想咨询你一个问题。”
“说。”邱非决定先按兵不动。
‘你觉得......网恋这件事,好吗?”宋奇英红着脸说。
邱非差点把喝下去的水吐出来。气的。
“你搞没搞错?费这么大劲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个?你打电话不行吗?”
“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不干脆吗?”宋奇英有点悲愤,“这和我说想和你在一起是一样的道理啊!要不是因为双方躲在屏幕后面谈情说爱看起来很像见光死,网恋怎么会被人嘲笑啊?我也只是想正大光明地谈个恋爱而已啊!”
周围用餐的顾客纷纷投来赞赏的目光。
“首先,”邱非冲他竖起一根手指,“你给我坐下冷静,把杯子里的水喝掉;其次,我告诉你把声音放低点,你应该不想看到明天早上的花边新闻是霸图副队长关于网恋的精彩言论吧?”
宋奇英握着玻璃杯乖乖坐下了。
邱非叹了一口气,“虽然我知道每次戴妍琦给我发你的消息都没什么好事,但是能让你崩溃成这样的事我真的头回见,你知道我不擅长心理辅导,所以你就当是倒垃圾吧,你说什么我都听着。”
宋奇英张张嘴,忧伤之情溢于言表。
“你被人甩了?”
摇头。
“被骗财骗色了?”
摇头。
“被劈腿了?”
还是摇头。
“你小子到底什么毛病?”邱非给了他一个耐心爆炸前最后的微笑。
“只是一个不愿意和我见面的朋友而已。”宋奇英轻声说,犹豫片刻,从口袋里抽出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键盘,与此同时,邱非的手机,发出来信的提示音。
宋奇英抬头看了看他,双手并用又按了好几下。
“你小子有完没完?”邱非青白着脸给他展示聊天界面里来自宋奇英的表情包轰炸。
“为什么?”宋奇英一脸小奶狗的悲伤,“骗我很有意思吗?你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人是我吧?”
“是啊,”邱非自然而然地点头,完全没有被揭穿之后的尴尬,脸皮厚得浑然天成。“先别急着批判我,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我看到这年头居然真的有人挂着大号聊网恋,一时兴起想要保护一下这种缺心眼的行为而已。”
“这么肉麻也叫没有恶意?你分明就是在拿我取乐对吧?”宋奇英颤抖了。
“这我倒没有想过,”邱非摇头,“但是我和你聊天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假如你遇到的不是我,而真的是一个水平不错性格开朗的战法姑娘,你们会不会已经在一起了?那个姑娘会答应你见面的邀请,会和你约会,如果不在一个城市,说不定还会主动飞来见你,会不会这样?”
宋奇英低着头看桌上闪闪发光的餐具,“或许吧。”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答应你见面,你和你的雪里拖枪聊得很投机,不得不承认我也觉得这很有意思,因为你说了很多平日里绝不会对别人说的事,我也是。”邱非掰了掰手指,“说实话我喜欢这种感觉,可是只有我知道,一旦我们见到了彼此,又会变成场下不见场上见的状态,话说不到三句就各回各家。”
“怎么说呢?我有点......迷恋这种感觉,即使这是虚伪的,我还是想要把它保持下去,如果我的行为在你看来是不能接受的,那我向你道歉,从此互删好友再不来往,这样可以吗?”
邱非的话越说越沉重,宋奇英觉得此时二人头顶上一定有一个巨大的低气压场,充满着暴风雨前的压抑。
邱非默默地站起来,站直了身体,看上去似乎打算郑重道歉。
宋奇英的目光直视着邱非起身后衣前的倒数第二颗纽扣,在他把自己的下嘴唇咬烂之前,他猛然站起,拖住对方即将弯下的上半身。
邱非微微后退了一点,但是没有直起身子的意思。
“你没做错。”宋奇英吸了吸鼻子,“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句话吗?我虽然没有见过你,但我觉得我们一定是最像彼此的人,之前我只觉得我是空口无凭,但是......我想我并没有说错。”
“郭少问我为什么玩儿拳法的总和你们战法搞在一起,”宋奇英笑了,“或许我们就是很像对方呢?”
“那可不是好事。”邱非扶着他的胳膊笑,露出一种戏谑又闪闪发亮的眼光,“很像对方算是什么撩妹的手段?幸亏你碰上的是我,换成是别人早掰了。”
“我不会删好友的,这顿饭......如果你答应我不删的话,就我请了。”宋奇英固执了。
“好啊。”邱非笑了。
宋奇英盯着桌上那只放满蚌肉的贝壳,用指尖一点点地推向了邱非那里,邱非注视着那只贝壳慢慢朝自己推来,一点一点,进入自己的私人领域。
窗外有海洋反射的阳光,窗里有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和蚌壳,这简直就是言情剧的标配。邱非想。不过好在,这小子的第一段网恋终于没有见光死的无疾而终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he end

评论(5)

热度(47)